裁决 第三十一章 绝不道歉

2020-02-15 17:08:54 来源: 永州信息港

裁决 第三十一章 绝不道歉

罗伊在项锋的无边掌影中突进。瘦削的身体,就像一只顶着暴风雪孤独前进的魔豹。

“砰!”又是一声闷响。项锋一掌打在罗伊的身上,绽开一朵血花。

人们可以清晰的看见,罗伊的制服在掌风中化作片片蝴蝶飞散开来,肌肉在那巨大的力量下被生生打裂,鲜血淋漓,分外可怖。

可是,罗伊身体虽然受伤,脚下却诡异的一错,再次不退反进,硬生生突进到了攻击距离。

“该我了!”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罗伊嘴角勾起一丝近乎狰狞的冷笑。

“小子,你不要命了?!”项锋双掌一晃,瞬间拍出了十八道火红的掌影。封锁了罗伊的所有空间,“退回去!”

“退个屁!”罗伊一声暴喝,全力催动斗气。原本如同风中蜡烛一般摇摇欲坠的战环就像被泼上油一般骤然亮了起来。他迎着项锋来势汹汹的双掌,身体微微一弓,合身而上,双拳齐出。

随着他拳头上的战环在空中划过一道光芒璀璨的弧线,斗气自战环中喷薄而出。天地能量如同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猛地一扯,化作一道濛濛的雾气,瞬间收缩包裹在他的拳头上,一道道隐约可见的电光蜿蜒游走。

以拳为斧,雷神斧法!

砰!项锋一掌拍中罗伊胸口的同时,罗伊也一拳捣进了项锋的小腹。项锋痛喝一声,化掌为刀,砍向罗伊脖子。罗伊身体一侧,以右手臂硬挨上这一记手刀为代价,左手一拳挥在了项锋的脸颊上………..

在罗伊的逼迫纠缠下,两人的距离之近,已经没有任何躲闪取巧的余地。无论项锋击中罗伊多少次,罗伊都一次不少地用拳头狠狠还回去!

一时间就只看见两人如同野兽般互相攻击,拳拳到肉。那拳脚撞击身体的沉闷声响,让四周人们都不禁为之胆寒。

所有人都已经看傻了。

无论他们内心对罗伊是同情还是敌视,他们都不得不承认,罗伊的凶狠和刚烈,已经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此前大家就听说,罗伊是拼着身体受伤,用以命搏命的打法重创了克劳斯。现在亲眼所见,才知道传言不虚。

这小子绝不是可以随便揉捏的软柿子。对别人狠不算狠。对自己狠才是真正的狠。在这样的狠人面前,克劳斯冒然动手,吃亏本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就算被捏碎了双臂骨头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比武台上拳如幻影。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轰!”随着一道巨大的冲击波在比武台中央炸开,两道人影骤然分开。

项锋鼻青脸肿,衣服已经成了布条。眼角嘴角迸裂,身体摇摇晃晃,显然受创不轻。

而他对面的罗伊更是半跪在地上。一只胳膊以一种奇怪的形状扭曲着,浑身伤痕累累鲜血淋漓。

“项锋赢了?”

“……那小子,难道还不准备认输!”

整个比武场一时间鸦雀无声。人们看着比武台上的罗伊,心情复杂地猜测着。寂静中,一个学员喃喃地问道:“已经……已经过了三分钟了吧。”

一阵无形的骚动自人群中荡开。

大家面面相觑,这才猛地反应过来,从战斗开始到现在,何止才三分钟,十分钟都有了。如果罗伊没有自己放弃时限的话,他早就赢了!

“这个臭脾气的白痴…….”海森和武鸣攥紧了拳头,目不转睛地看着比武台上的罗伊,恨不得把他骂个狗血淋头——明明知道对手是武装四星的实力居然还放弃时限,这小子简直蠢到家了!

可骂归骂,两人看向罗伊的目光,却满是喜爱。这样的脾气,才对他们的胃口。e大队如果多几个这样的臭脾气小子,哪里会像现在这样,早他妈翻了天了!

“好,好。痛快!”项锋喘息着,看向罗伊的目光无比复杂。

这是他第一次被一个武装一星实力的新生逼到这种程度。有些丢脸,有些郁闷,也有些痛快和钦佩!

在战斗的过程中,项锋甚至一度怀疑自己面对的不是人类,而是一只不知道疼痛,也不知道疲倦的魔兽!

他很清楚自己拍在罗伊身上的那些攻击有多重。在焚天决全力运转的情况下,战环本身蕴藏的斗气加上引发的天地能量所形成的攻击力,极其恐怖。就是他自己也不一定能够撑下来。

可罗伊却硬生生地扛住了!

不仅扛住了,他还以受伤为代价,发动反击!自己身上的每一处伤,都是这小子拼命留下的!

项锋比谁都明白。自己已经到了精疲力竭的地步。

体内的斗气几近干涸,肋骨断了两根,五脏六腑也受了伤,除非性命相搏,否则,这场比试根本没办法再继续下去了。

而罗伊,虽然受的伤比起他来只重不轻,可此刻项锋看着这低着头,半跪在地上喘息着的小子,竟不知道对方会不回再扑过来。

在刚才的战斗中,项锋可以很清晰地感受到罗伊身体中蕴藏的那种巨大的恢复力。他的肉体,他的战环,就像一只打不死的蟑螂。明明鞋底敲下去了,可一挪开,就又爬起来活蹦乱跳。

想要结束这场骑虎难下战斗,唯一的方式,或许只有杀了他才行!

想到这里,项锋一阵头疼。

眼前,罗伊已经抬起了头,正狠狠地看着他。

“怎么?还来?”项锋咬牙问道,同时扭头看了看台下的斯嘉丽等人。

罗伊已经用战斗赢得了他的尊重。他不准备打下去,也不准备杀了罗伊,所以,如果罗伊的回答是肯定的话,那么,他唯一的选择,就是申请平局,结束比试。

“***,”罗伊浑身如同散了架一般,所有的力气都在瞬间消失。他一屁股坐在地上,“你赢了!”

听到罗伊的话,项锋还没来得及说话,台下的贵族学员们就已经跳了起来,哈哈大笑。

“认输了!哈哈哈,他认输了!”

“废话,他不认输还能干什么?”

“挨了揍,这下该老实了!”

尤其是被罗伊捏碎了手臂的克劳斯,更是满脸阴狠的快意。这个世界,终究还是他们的世界。而这个学院有史以来最嚣张,最狂妄的平民新生,也一样逃脱不了他们为他定下的命运!

西沃克大步穿过通道,走上了比武台,居高临下地看着罗伊,一脸冷笑地道:“交出来,五百幻塔分!”

人群都在惋惜中摇头叹息。

这个结果,并不出乎大家的意料。毕竟,罗伊和项锋的差距实在太大了。尤其是这种没有时限的战斗,武装一星能在武装四星的面前支撑到先在,已经很不容易了!

相反,大家倒对西沃克等人有些瞧不起,虽然面上不敢表现出鄙夷,不过,他们的沉默,却在西沃克等人的笑声四周,凝固出一片寂静的真空。让一干贵族越笑越没有底气,越笑脸上的肌肉就越僵硬。

“五百幻塔积分,我会直接划给你。”比武台上,罗伊对项锋道。

说着,他扭头看着一脸冷笑的西沃克,吐了口唾沫:“好笑是吧?伤好了咱们继续!老子不开口,谁要是中止了挑战,谁就是狗娘养的!”

这句话一出口,贵族学员们的笑声,顿时如同被掐住了脖子般戛然而止,一个个只气得脸色铁青。斯嘉丽脸色沉了下来

,夏厉目光如刀。安妮、凌霜、凌雪和四周看台上的人们,也都是张口结舌,目瞪口呆。

这个世界上,从来就不缺少疯子和狂徒。可是,大家见过嚣张的,没见过这么嚣张的。见过不知死活的,没见过这么不知死活的!

“***…..”海森和武鸣互视一眼,心下一阵发愁,“这小子的个性,相当混蛋啊!”

……………

……………

比武结束了。

不到半个小时,关于这场比试的一切就已经传遍了学院。

新生们都完全傻眼了。

谁也没想到,在自己这一批学员中,竟然出现了这么一个猛人。刚进校门,就跟所有的贵族学员为敌………这得要多疯狂才能干出这样的事啊!

尤其是刚刚结束了魔鬼训练的e大队新生,只觉的暗无天日。

他们一进校,就落在了卡梅尼的手里,被折腾得筋疲力尽,走路都打晃。刚休息了一会儿,听老学员们讲了讲e大队学员在学院中的处境,正是难受的时候,又听到和自己同一个大队的小子惹火了所有贵族的消息,一时间连死的心都有了。

e大队学员的日子本来就不好过了。如果再被那些贵族子弟迁怒,往后的日子只怕更过不下去。

圣帝在上,这才是入学第一天啊!

高年级的学员们则没几个人把这当一回事。在他们看来,那不过是小孩子的争斗罢了。而且,激怒了斯嘉丽和夏厉,那个小子再厉害也会被扫地出门。大家唯一感兴趣的,就是这个时间会有多长。

教导们倒是很有兴趣地了解了整个打斗的经过,在得知罗伊的斗气被项锋压制,全靠着拼命打法才给项锋造成了一点伤害的时候,就笑笑散开,不再关注。

而学院两大派系的领导,院长古斯塔斯和副院长迪亚拉,则不约而同地保持了沉默。似乎对学员之间的这种争斗,完全放任,没有一点制止的意思。

……………

……………

“罗伊!”

在通往住宿楼的小路上,安妮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个周围没人的机会,一把把浑身是血的罗伊拖进了僻静的树林。

学院很大,校区中的树林有很多。从空中看下去,各大队的骑士城堡以及不同的区域,都被这些或呈长方形,或呈现不规则的弧形的树林隔开。尤其是许多宿舍楼后面的小树林,更是阴暗幽静,以至于许多女学员在天色稍晚一点的时候,都需要找几个男生结伴而行才敢回自己的宿舍。

安妮一拖住罗伊,就往密林里钻。在绕过林中一棵榕树下满是青苔的小山坡后,她才停下来,踮着脚尖看了看林外的小道,肯定没人注意自己后,怒气冲冲地扭过头来,看着罗伊道:“你疯了?!”

安妮是从比武场那边绕着路跑过来的。原本就累得气喘吁吁,加之心里又气又急,此刻瞪着眼睛怒视罗伊,小巧的笔尖上,隐约沁出几点汗珠,脸色酡红,鬓角发梢贴在额头上,看起来分外娇俏可爱。

“怎么了?”罗伊在一颗横卧的大树上坐下来,从空间戒指里取出药箱,一边包扎伤口,一边看着安妮道:“你认识他们?”

“白痴,”安妮气鼓鼓地在他身边坐下来,用手抱住膝盖下的裙子,“这个学院里,谁不认识他们?要我帮忙吗?”

“不用,我自己来。”罗伊最重的伤在手臂上,骨头都已经断掉了。虽然释放了治愈术,不过,小治愈术的治疗效果,恢复速度,远远不如更高级别的治愈术。因此,需要包扎一下,帮助骨头复位。

看着疼得满头大汗的罗伊,安妮白了他一眼,动手抢过他手里的绷带,接着往他的手上缠。

“没想到你还活着,”安妮一边帮罗伊包扎,一边幽幽地道:“昨天看见你,我回去就找人问了,波拉贝尔的人都说你早就到了慕尼城……….干嘛不来找我们?”

罗伊看着低着头的安妮白皙的脖子,沉默着。

在波拉贝尔,身为男爵的千金,又是附近几个县最漂亮的小姐,安妮可谓所有男孩的梦中情人。

那个时候,能和安妮说上一句话都是男孩们的荣幸。大家最大的梦想,就是有朝一日安妮成为赛场女王,而自己成为骑士,在骑士比赛中获胜,戴上她亲手编制的花冠,接受她的香吻。

不过,在其他人的眼里,安妮都是一个知书达礼,温柔贤淑的男爵千金,而在罗伊的眼里,这却是一个不安份的小恶魔。

或许是骨子里都流淌着不安份的血液,在城堡的众多男孩中,安妮和罗伊走得最近。她一直怀疑罗伊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憨呆笨拙,一直都试图找机会证明自己的猜测。解开这小子的真面目。

无论罗伊是在马厩干活,在帮骑士们收拾训练器械,在叉草料,在吃饭,安妮只要一看见他,总会想法子作弄他一下。再不然就抓他陪自己聊天。高兴的时候拍拍他的头,不高兴就一脚把他从草料堆上踹下去。

也因此,罗伊一直都被安德鲁等骑士学徒们记恨——都觉得这小子憨呆蠢笨,偏偏招女人喜欢。不但男爵夫人把采购的活计交给他,就连安妮也喜欢和他说话。简直让人嫉妒得牙痒痒!

就这样,直到一年半之前,战争爆发,一切都改变了。

没听见罗伊的回答,安妮抬起头来。

罗伊飞快地移开目光。

“是因为我哥哥,对吗?”安妮缠好绷带,打了个结,问道。

当初在逃亡路上那个大山垭口的时候,莱斯不顾波拉贝尔的平民,坚持先离开,为此挨了母亲男爵夫人的一记耳光。

后来到了慕尼城之后,莱斯对处境艰难的波拉贝尔人也不怎么理会,只顾着在贵族中钻营,一心一意要重新获取一块领地。

而波拉贝尔人也不把莱斯当作他们的效忠领主。虽然因为身份的原因,加之记着父亲布莱恩男爵的情,大家还会听从莱斯的指令,可见面时的冷淡,任何人都能感觉的到。

这次如果不是安妮先就见到了罗伊,而且找到了一个受过母亲大恩的老居民,恐怕谁也不会告诉她罗伊的事情。受过罗伊救命之恩的波拉贝尔人,个个都把关于罗伊的一切瞒得死死的。

安妮不禁想,或许,在波拉贝尔人的心目中,罗伊比哥哥莱斯更适合成为争先者家族的继承人吧?

看见情绪低落的安妮,罗伊不禁想起了布莱恩男爵。

他摇了摇头,微微一笑道:“小姐,你别多想,没有的事儿。我正准备过一段时间去看你和男爵夫人呢…….”

“又骗人!”安妮抬头,瞟了他一眼,“别叫什么小姐了,叫我安妮好了。你现在可是艾蕾希娅公主的守护骑士,说不定以后我还得叫你大人呢。”

提到艾蕾希娅,罗伊不禁一阵黯然。

那个骑在雪白的巴拉伯马上,在丛林中飞驰的窈窕身影;那个轻盈地跳下屋檐,微笑着说“记得来救我”的女孩。在记忆中是如此的清晰。

在波拉贝尔相逢的那一刻,她是高高在上的皇家公主,他是一个卑贱的小杂役。谁也不知道,原来命运是一根线,一头系着他,另一头系着她。从出生的那一刻开始,他们就已经注定在彼此的世界里存在。

“好了,关于你的事情,以后我再审问你。”安妮敏锐地发现气氛有些不对,飞快地换了个话题道:“说说,你干嘛要打昆西?”

“他们打我的朋友。”罗伊响起埃里克挨的那一耳光,目光就不禁冷了下来。

朋友,听到罗伊口中的这个字眼,安妮就不准备再问下去了。亲眼看见汤姆在罗伊的怀里死去的她比谁都明白,这个词在罗伊心目中的意义。

“那你……”安妮叹了口气,“为什么又跟克劳斯打起来了?………”

罗伊回答道:“那可不是我去招惹他们,是他们来招惹我。”

“你就不能忍忍吗?”安妮有些着急,“你难道不知道那帮人的身份,根本就不是你惹得起的。今天你已经输了一场挑战了,如果你继续输下去,在骑士殿的注册书上,荣耀值会变成负分!”

“我不在乎。”罗伊一脸的无所谓。

“死大脑袋,你!”安妮气急了,霍然站起身来,怒视着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

无怪安妮着急。

自从她父亲布莱恩死后,母亲的精神就垮了下来。以往那个精明干练笑脸盈盈,遇见什么事情都不慌不忙镇定自若的男爵夫人,现在只是位于霞光路的一栋小楼幽暗房间里发呆的老妇人。

男爵夫人帮不了莱斯,也不想帮。她对莱斯失望透顶。母子俩现在的关系,简直比陌生人还冷淡,平素里连话也难得说上两句。

而最不愿意看到这一幕的,就是安妮了。

她可怜兮兮地夹在母亲和哥哥中间,想要修补裂痕,却谁也说服不了。她知道莱斯一心想要重新夺回家族的荣誉和权力,也认为这是让母亲重新接纳哥哥的唯一途径。因此,她不遗余力地在偷偷帮助着莱斯。

加入训练营,参加各种贵族间的舞会,和每一个贵族子弟保持友好的关系,都是莱斯的授意。

安妮本来就漂亮,打扮起来更是迷人。因此,很短的时间内,她就融入了慕尼城的贵族圈,成了不少少年竞相追求的目标。而莱斯,也因此获得了不少的机会。至少他加入第五军团,成为一个小军官,就是拜一位贵族帮忙。

安妮知道,罗伊的身份迟早有一天会暴露。所有人都会知道,他原本是她家的仆人。到那个时候,贵族子弟们难保就会误会。失去了他们的友谊,不但莱斯的前途会受影响,莱斯和罗伊之间,也会爆发冲突。

那是她最不希望看见的结果。

“罗伊,求你…….”安妮软下来,低声道,“你别跟他们做对好吗?”

“我……”罗伊看着安妮哀求的目光,心下一软。

他知道,波拉贝尔的那一夜,已经让原本无忧无虑的安妮失去了一切。听汉斯他们说,现在她的日子也不好过。男爵夫人精神垮了,莱斯又一心一意地四处钻营,恨不得哪个名门望族娶了安妮,让他可以平步青云。

而家里家外,几乎所有的事情,都压在了安妮的肩膀上。她要支撑家,要帮莱斯,还要和贵族们谈笑风生。对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来说,这太难了。

罗伊扭开头,语气软了下来:“我无所谓,不过,那也由不得我。是他们要来挑战的。”

“你可以…….”安妮看着罗伊,咬咬嘴唇,“给他们道个歉。”

看见罗伊的脸色一沉,安妮飞快地道:“求你,只要一句话。我去找找斯嘉丽,她认识我,我跟她说说,指不定能行。”

“不!”罗伊一字一顿地道:“我绝不会道歉!”

他霍然站起身来,看着安妮:“我可以答应你,他们不来招惹我,我就不和他们做对。可要我道歉,办不到!”

说完,他不再理会安妮,大步离开。

寂静的树林,渐渐被远方山峦的阴影吞没,一袭白衣的安妮在原地久久伫立,看着罗伊离去背影的眼神,黯然而复杂!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