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之帝 第一百一十九章 柳绮烟的美

2020-01-16 21:17:21 来源: 永州信息港

神之帝 第一百一十九章 柳绮烟的美

当然萧峰这个顶着帝都第一纨绔的公子哥.也在人声鼎沸的时候到了.只是这一次他是一个人來的.

进入醉梦楼后.人群自觉的给他让开了一条通道.老鸨急忙上老招呼.表情有些不太自然.

眼前这位小天王这些日子的所作所为.他们可是一清二楚的.老鸨不敢有丝毫的怠慢.生怕他发飙.将萧峰领到了大堂前最靠近柳绮烟的地方坐下.

老鸨的安排底下的一群公子哥们也不敢有任何的意见.他们中有不少人在这些日子吃过萧峰的亏.

在萧峰落座后不久.柳绮烟带着侍女出來了.只是被轻纱挡住.外面人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样子.萧峰心生好奇.想用神识窥视.却发现轻纱后什么也看不到.

“小天王.你这般窥探烟儿的私密不是君子所为吧.”柳绮烟的声音传出.顿时让底下的群狼们忍不住的咽着口水.

“得罪了.”萧峰对着轻纱后说了一句.然后面无表情的坐在一旁不再说话.

“今日是我们小姐的以琴会友的日子.能有如此多的公子少爷前來捧场.小女在此多谢众位了.”柳绮烟身边的侍女的言语落落大方.比起一些大家闺秀來也是相差无几.一时间萧峰对这位神秘的头牌都高看了几分.

“柳小姐.今日是不是只要有人能听懂你的琴音.就能一亲小姐芳泽啊.”底下的人中有人调笑道.

“还望这位公子自重.我们家小姐不是那种卖身之人.”侍女凌厉的气息从轻纱中迸出.那人顿时脸色苍白.额头大汗淋漓.

“今日能听到的行柳小姐的仙音就已算是三生有幸.还望柳小姐不要理会这些凡夫俗子.”人群中有自视甚高的才子说道.

“既然人都來的差不多了.我便把今日的规矩说一番.只有真的听懂了小姐的琴音.小姐自然请他进來.和小姐一叙.”侍女的声音冷冷的响起.她的实力强大.萧峰心中越发的好奇.是什么样的主人才能用得起这样的侍女.

片刻过后.轻纱后琴音响起.萧峰闭上了眼睛.丹田中的真气也在随着琴音运转.而台下的众人也尽是沉醉之色.

突然一股肃杀之意在萧峰心头响起.睁眼发现自己恍若在一片上古战场之中.整个大地被枯骨埋葬.到处都是残破的法器.散发着最后的神威.

萧峰很吃惊.这里是如此的真实.又是如此的熟悉.他曾入梦看到过这一幕.

抬眼望去.苍穹之上有一个巨大的窟窿.不时的还有残骨落下.中间仿佛有人在大战.萧峰想要看清.运转真气之下.却发现自己沒了半点修为.

这是那里.萧峰在疑惑.天空跌落的血迹还有神威.让他感受的清清楚楚.不像是在梦中.为何会如此.

远处是一座庞大的宫殿.只是现在残破不堪.神血染上了宫墙.让整个宫殿都显得格外的入目.

那里有熟悉的气息在现.要召唤他前去.萧峰的脚下不停使唤的往宫殿而去.这让他心中大惊.

宫殿的大门在萧峰临近后.缓缓的自己打开來.里面沉重的古朴气息让萧峰有些不适.这种不是自己的行为让他胆颤.

大门正上方的牌匾被损去了半截.上面的字皆是古字所写.萧峰勉强的只能认识中间的那个天字.上面传递出的肃杀气息告诉他.这里是一块是非之地.

萧峰的左手抬起.刚刚触碰到大门的边缘.刚刚还在眼前的宫殿却瞬间消失在了原点.整个人出现坐在了一处长河边.

长河中不断的有声音传出.竟然这里面飘着的全是灵魂.是他们在发出声响.萧峰顿时觉得毛骨悚然.

在长河的对岸.有一个白衣胜雪的女子.手中吹这长箫.冷的箫声如同穿过万千世一般.让人心中苍凉.萧峰努力的想要看清那女子的脸.却只是看到一副如同死人的眼神.

“大道万千.天生万象.有始无终.彼岸无花.”突然白衣女子放下了长萧.对着长河说道.那声音像是这长河中的水.冰冷无比.

“你是谁.”萧峰出言问道.

白衣女子沒有说话.撕开了黑暗.消失在长河的上方.萧峰想要追去.却被一股神秘的力量限制在了原地.长河中的灵魂像是被惊到了一般.齐齐发出凄凉的尖叫声.让他十分的难受.

萧峰捂住耳朵.整个人都蜷在了地上.长河中的河水突然发难.如同涨潮一般.直逼萧峰而來.

长河中的河水很快就淹沒到了萧峰的双脚.中间灵魂更是依附在了腿脚之上.萧峰大惊想要将他们抖掉.刚抬脚差点晕了过去.

抬起的左脚河水以下的部分.已经完全沒了踪迹.变为了一片虚无.更为恐怖的是自己竟然沒有一丝的感觉.眼看着河水越來越高.

萧峰恐惧了.想要摆脱.却沒了一丝的力气.任由河水渐渐了淹沒了自己.仿佛看到了自己的灵魂也成为了河水中的一员.

再次睁开双眼.萧峰眼前的景象再次发生了变化.这是一处鸟语花香的地方.充满了春天的芬芳.到处都是蓬勃的生机.天空中更有一些他不认识的仙鸟飞过.

萧峰的心情顿时舒服了许多.刚刚的长河让他胆颤.他想要俯身去抚摸一下身下那株艳丽的花朵.手刚刚触碰到.那朵花直接枯萎不见了.紧接着是所有的花朵树木开始枯萎.

死气开始弥漫.沒了刚刚的那份生机勃勃.萧峰有些自责.认为是自己触碰那朵花所致.

长河边的那个白衣女子.再次出现在了他眼前的山巅之上.手中的长萧还在.箫声依旧.萧峰跑向那里.却越跑越远.最后白衣女子还是消失了.

懊恼的他坐在巨石上.望着整片秘地.这些枯萎的花草上突然有人脸出现.在演化着人的一生.从生到死.

萧峰一直想要追寻大道真谛.这仿佛就是大道.却和他心中所想的不太一样.他不敢深悟.这不是他的道.

那些人脸的背后突然出现了一条条神秘的丝带.像是有人在拨弄.在操控着他们的未來.

“哼.这岂是我的道.命运在我自己的手中.谁也不发改变.万象归宗.给我破.”萧峰看透了虚妄.大喝一声.

砰.

轻纱背后柳绮烟的琴音嘎然而止.像是有琴弦断裂.台下的众人也从沉醉中醒了过來.一脸意犹未尽的望着轻纱中的柳绮烟.

“小姐.你沒事吧.”轻纱后的侍女心疼的问道.

“沒事.我有些乏了.想要回去休息了.”柳绮烟的声音有些疲惫.“对了.请小天王到奴家的楼一叙.还望小天王能赏脸.”

柳绮烟的最后一句话是对萧峰说的.刚说完底下顿时发出一声声的哀叹.怨的望着萧峰.

“柳姑娘如此赏脸.我又岂是那不怜香惜玉之徒.”萧峰有些不解.他破了柳绮烟的琴音.为何还要找自己.

萧峰站起身來.走过轻纱.底下的人群中发出一声声的冷哼.更有那些羡慕的咽口水的声音.

“各位公子.我们柳姑娘不能接待众位.可我这还有不少的好姑娘啊.绝对能让公子少爷满意的.”老鸨第一个醒悟了过來.她可不想这么轻易的放这些豪客离开.这些公子哥但也痛快.心中也明白柳绮烟不是自己能染指的.当即接受了老鸨的提议.

紧跟在后面的萧峰保持着双方的距离.直到楼门前才停了下來.毕竟是女子芳闺.还是不太方便.

侍女见萧峰沒进來.回头看了一眼.冲着柳绮烟笑了笑.径直到楼后面去了.

站在门口的萧峰.闻到了一股清新的香.和刚刚在大堂中的胭脂花粉味完全不一样.

“小天王请进.您可是第一个进入小姐香闺的人.满城的公子少爷可都羡慕着呢.”侍女冲站在门口的萧峰说道.神情中隐隐有一种施舍的感觉.让萧峰很是不爽.

“小碧.你说什么呢.还不快请小天王进來.”柳绮烟的声音传來.隐隐有些怒气.

侍女给萧峰让开了道路.萧峰踏步走了进去.映入眼帘的香闺.沒有想象中的那般富丽堂皇.相反里面的摆设都极为的简单.梳妆台上也沒有过多的胭脂水粉.放着一些书.

当他的目光落在柳绮烟身上的时候.他也曾见过李秋月和上官听云这样的绝代美女.而这个女子却给他一种倾城之美.

她秀雅绝俗.自有一股轻灵之气.肌肤娇嫩、神态悠闲、美目流盼、桃腮带笑、含辞未吐、气若兰.说不尽的温柔可人.

她肌肤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让人为之所摄、自惭形秽、不敢亵渎.但那冷傲灵动中颇有勾魂摄魄之态.又让人不能不魂牵蒙绕.

“小天王.您是要一直这样盯着我们小姐看嘛.”侍女出言让萧峰回过神來.

自觉失态的萧峰急忙抱拳说道:“唐突小姐了.还请见谅.”

+

重庆华肤医院预约挂号
四川省生殖专科医院网上挂号
安阳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赣州知名白癜风医院
石家庄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