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少女的怅然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06:20:48 来源: 永州信息港

我名叫苏珂,我上初中的时候,只喜欢过一个男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个坏女生,我都觉得有点难以名状。我喜欢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初恋,但是学校不让恋爱。只能远远地看着他,不能和他说话,只能默默地喜欢他,而不能光明正大地,反正看着他也有一种幸福的感觉。那个时候充满了梦想,我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少女,像阳光般裹着欢笑的少女。  学校是寄宿学校,不让回家,但我妈妈怕我在学校住宿会影响休息就租了一个房子,在二楼吧。那里有坐式马桶。那是一个很有钱的房东,他们认识我爸爸,因为爸爸在工商局当了副科长,妈妈不上班,每天给我做饭,我有一张出门证,亮给那个看门的大爷就可以出去,往东边不远就是那楼,我可以跑到二楼,看一会电视,但是老师抓的很严,只能看一小会电视。天天都得进像鸽子笼一样的学校里上课,学习。  每当我出来的时候我看到他也出来了,他有张出门证,我每当这时心脏就跳的很快,他看见了我,我看见了他,就这样,我觉得我是幸福的。我从来没有这样感觉过这种暗恋情怀,不知道他是不是喜欢我。  我揺了摇头,他是不会喜欢一个学习不的女生的,因为他学习是全班的,也是考上重点高中的好苗子,我的学习成果是青苹果般不值一提的。但是我默默地祝福他,有时心里还有点不好受,因为他总是爱和女生说话,我个子高坐在后面,离他那么远,根本不可能说话。而且老师校长都凶的很,学习,不得上网吧,学习不能上网吧,而且搞笑的是校长还不大会说普通话,说好学生就不上王八,上王八的都不是好学生。校长还弯个腰进行全班地毯式折搜索,小纸条,小情书,小抄。  所以我强迫自己学好功课,不操外心。  但上初一的时候我就想,世界怎么会有这么的男生,我就像一个大花痴一样,看下黑板看一下他的的头发,好乌亮的头发,比我的还黑吗?我的头发短短的,他的头发,他是男生,也短短的,但是我看班上其他的男生为什么就那么不顺眼,都爱骂人打架挨老师的批评。他怎么会那么,长的那么清秀,比女生的皮肤还白晳,眼睛狭长,亮光流波的睛眼,啊!我又想入非非了。我都怀疑我是不是一个超级大花痴了。唉,记得那次全班同学都去上体育课去了,我看到他的自动铅笔在地上,我四下一看没人,我走过去看着那支青色的笔,爱乌及屋吧,我给他拾了起来,放在他的桌子上了。又摸了摸他整洁的桌子。结果不巧他走了进来,他抬头,我一转脸也触到了他的眼光,休克了妈啊,好丢人呵。我的天哪,我到底要不要钻地缝里啊。他走了过来,他的爸爸是公安局的局长,他就很像他爸爸啊,走路都这么像!他看着我,我也看着他,我的手在他的书上,我忙抽了回来。他英气逼人地样子,让我的心脏里长了个和尚在敲木鱼一样。他把桌子上的书本拍了拍,问:“你发烧了吗?”我心想他说什么呢,我发烧了吗?是吧,脸不争气的,你红什么呀!我马上镇定下来,转过头去说:“我看看你的书。”  他又抬头看了我一眼,说:“你的书呢?”唉呀呀,说什么啊,我怎么这么笨哪,我的肠子啊,青了啊。后悔死了,我结结巴巴地说:“我,我、、、、、”  “啊呀,柳颂!你怎么在这?你和她说什么呢?你女朋友看起来不高兴啊!”一个超级讨厌的男生进来了,油腔滑调地胡侃。  我大声说:“杨怀我招你惹你了?”  这时上课铃响了,同学们都三三五五地进班了,我为自己的话感到更加悔恨,我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不敢说话,心里七上八下的。  上课时,我还想着刚才的事,我看到他的侧脸,猜不透他在想什么。好像是在看书?又好像不是啊?  下课了,我以为事情可以没了的,他走过来,把我摸过的书给我,“你看这本参考书吗?”  我低着头,不说话。  他自讨没趣,别人都在看我们哪!  “你不喜欢?”他把我的书拿走了,“我看下你的书行吗?”  这时,班花李仁慧走了过来,笑着拉着他的胳膊说:“你在这呢,老师让你把这几道练习抄到黑板上。快点!快点!快点嘛!”  他的脸阴了下来,看着我说:“你就那么讨厌我吧,好了,我知道了!”说完他被李仁慧拉到黑板上抄题去了。  我却像一个傻子一样,似乎天旋地转,忘记了别人的存在,他,他,什么意思?他喜欢我吗?我感觉不出来,我好笨,是不是在保守中互相伤害着。  事后这成了我生命中永存的感叹。到现在我才知道,他喜欢过我,他给我的留言本上写着:苏珂,我曾问过你,你却没有回答我。在学校时我没有爱情,只有回忆,希望你记得我,因为我不曾忘记你。真的,我将永远珍藏你的笑脸在回忆里。  我哭了,你为什么不说清楚呢?你怎么不说明白啊!  懵懂的少女载着回忆的马车飞驰而去。   共 184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钙化
昆明治疗癫痫医院哪好
云南小儿癫痫病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