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已尽何必太执着

2019-07-14 02:41:14 来源: 永州信息港

昨日,伫立着,凝视着,那棵经历沧桑,四季为大地传送着,泪水……一圈又一圈,年轮……不停息地转着。衣裳?有的只是梦吧?暮然间,抬头仰望,心事便如白云般,静静地,飘然而去?

不觉的,太阳横过西河。夜……萤火虫点亮了夜的星光,谁能为我添一件梦的衣裳?推开那扇心窗远远眺望,也只能回忆昨日的忧伤……

千古梦,梦碎了,闻着花的思念;虹灭了,香着蝶儿的芳姿;醉醒来,遗恋千古,只恨那日月同光,不肯许与光辉撒向于我……香草渗梦,一株清芳的草,迷着水的温柔,卷着海的狂暴,缀连在梦的船帆里,渐渐地,渐渐地,梦不再孤单……

醉昏舞,这淡淡的黄昏,隐饰着魂寥的雾,却幕着雨的寂寥……丝丝缠绵的心雨儿,独自舞于黄昏的一抹跃色,片片清风与它醉舞,却可惜那甜甜的雾,总为着雨铺垫,却不能与之淡淡的舞,能做的,只那喜悦深深地埋藏在心底……

始幻,星尘委散于大地,却又复原于大地。花草死于土壤里,然却重立于土壤。我们逝于这万物浩瀚,依旧重生在混沌间……神秘的黑洞,吞噬着一个又一个……贪于乐此,终而爆灭于苍穹间……宇宙,真的无限?若此,该让我们如何去幻想?若无,包着它的是为何物?依而人外人,天外天……傲视苍穹!笑谈浩瀚!古往今来,谁无此之幻?幻,终究是幻……又何以复此?幻复幻……

男性患上血精症症状表现
昆明治疗癫痫哪家医院好
癫痫会遗传给小孩吗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