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看过海

2019-07-13 14:24:23 来源: 永州信息港

那年,苏里十六岁,对一切都充满好奇,渴望外面的世界,渴望爱与被爱。看着星空,幻想着种种美好。蓝天、白云、大海、沙滩、天使、精灵,但有时也会想秋千,沙漏,地铁,转角……醉心于一切美好和童话。有时会在睡梦中都会笑醒,他是农村的孩子却又向往唯美的心。

终于结束了考试,结束了他的初中生涯,昏昏沉沉的脑袋还没有习惯安逸的生活。一段路的结束意味着另一段路的开始,他很高兴,终于可以在另一段生活的开始前,进行一次旅行。

他背起那个幼时就已准备好的行囊,挥挥手,满怀欣喜和憧憬的奔向外面的世界。就是一直幼稚的小鸟,次飞出巢穴,甚至连猎人都不知道。踏上南下的列车,次的兴奋使他忘记了旅途的疲惫。窗外是移动的风景,有山有水,有晴有雨,有阳光有黑夜。

一个美丽的城市,流动着陌生的气息。僵硬了几个月的脸终于有了微笑。下了火车,苏里随便坐了公车,随性而下不知从哪来的勇气。自己一个人的感觉真好,没有手机,没有音乐,没有亲人,做一个真正的陌生人,更加亲切的接近自己,比海子还要幸福。

丹,是他在这里的个朋友。一个比较独立,像雪一样,与其说朋友,不如说是同病相怜。她没有告诉苏里为什么来到这里,漂泊的日子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飘逸。没有人肯收留他们,各种碰壁,就算是小餐馆,于是伴随他们的就成了泡面。

夜里的风,是善解人意的,虽然过着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生活,但是依旧没有任何压力和恐惧感的走在铺满鹅暖石的小道。

“每一次都在徘徊孤单中坚强,每一次都算很受伤也不闪泪光,我知道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带我飞……”只有在哼歌的时候才能看见她的笑,但微笑中却总有一种幸福的感伤。

“明天该怎么办啊?”苏里问着她。

“那就留给明天来回答。”她依旧哼着歌。

“你为什么回来这里?你家人不担心吗?”

丹停了一下,拍着苏里的肩膀说:“你还是先管饱自己的肚子再说吧。”

“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带我飞,飞过希望……”她就是一个没有烦恼的天使,歌声拥有魔力。

很幸运,终于有一家大排档肯收留他们,而且还有工资。他们在这里打杂,收拾桌椅招呼客人之类的,老板是刀子嘴豆腐心,即使是刚开始总是做错事的时候也没有难他们。

次在这里吃大排档的时候,丹吃的津津有味,满脸幸福的说人间。苏里羡慕的看着她,忍不住咬了一口火红的龙虾,脸立刻变形了,嘴巴麻木,一阵火辣直侵咽喉,不停地咳嗽,眼泪不止地流了出来,伸出舌头,丹却笑出泪。

“哈哈!小男生还哭了!”

苏里怒视着她,狠狠的挤出一句“算你狠!”

从此她便有了一个外号叫“小辣椒”苏里说终于看清了她的本性。

忙活了快一个月,老板突然大发慈悲放他们一天假。

“嗨!明天我们要干什么?”苏里对她耳边大叫一声。

“睡觉!”

苏里立刻石化了,像泄了气的皮球,低下头缓缓的转过身。

“看海!”她突然用力的拍着苏里的肩膀,把他吓了一跳。

“扯平了,刚才你吓我了。”她得意的笑着。

第二天,阳光非常厉害,蚂蚁都很躲在洞穴里,只剩下奔跑的公车在城市的道路上烦躁的嘶叫。而她的兴致却很高,哼着歌嘴角带着笑。

风大的地方就是海,蓝色的海面如天幕一般,不知诱惑了多少人。她换上粉红的泳衣,欢呼着光着脚丫向海边跑去,不顾脚下灼热的沙滩及他人的目光。

“你快点呀!”她边跑边转过头叫着苏里,发丝在风中凌乱。他笑着追了过去,她却跑得更远了,在一起那么久了,她次笑得那么开心自然。

她往水里跑着,苏里依旧不舍的追着。海水打湿了她的裙摆,再也飘不起来,海的深蓝处有她的梦,只能淹没膝盖。他们在水中打闹着,不小心跌倒下来,当海浪打在脸上,苏里才知道海水真的好咸好咸。他们拉着手很狼狈的逃到沙滩,坐在那里让海水打在脚上。

“我刚才喝了口水,真的很咸。”她很委屈的看着苏里。

“哇,你完蛋了,你喝的是别人的洗澡水,好恶心啊!”她瞥了苏里一眼,把头给转了过去,不再理他。

“小辣椒,生气了!”苏里拉着她的手臂晃了一下。

但还是没有理他,突然转过身用力的把他推倒在沙滩上,笑得却是那么没心没肺。

“你说海水为什么是蓝的?”她很认真的看着他。

“我不知道,这个问题有难度。”

“海水是天使的眼泪。”

苏里惊讶的看着她,悠悠地说:“你的眼泪是蓝色啊!”

“我又不是天使”说完冲着他吐吐舌头。

“天使受了委屈,哭出的眼泪就是苦涩的,其实原本是甜的。”她盯着海面着说。

苏里微笑的看着她,心中充满了疑惑,天真?纯洁?冰冷?神秘?

“你为什么会来这呢?”他很诧异,丹居然会问这个问题。

“看海。”

“你呢?”

“看海!”

他们会心一笑,虽然都知道这不是答案。

不知坐了多久,阳光突然消失了,风刮得非常大并伴随着闪电,海边从浪漫变成了凄惨,南方的天说变就变。他们很淡定的坐在沙滩上,眺望着海面,丹突然起身拉着苏里大笑着说:“快跑啊傻瓜!”

等回到公寓时,他们已经都变成了落汤鸡,拿着毛巾擦着头发大笑不止的骂着对方傻瓜。

生活很快恢复之前,并没有因为海而改变。转眼到了八月的尾巴,天气依然烦躁,只是多了一些雨的陪伴。

雨过的傍晚,他们走在熟悉的鹅暖石小道上。

“你能不能给我唱首歌啊?”苏里吃惊的看着她说:“我不会唱啊!世上难的事莫过于此了。”

“小气!”

“我……”苏里涨红了脸不知怎么反驳她。

“我给你唱首吧。”

“每一次都在徘徊孤单中坚强,每一次……”她边走边唱,声音是那么动听,吸引很多路人,甚至连蝉也不在鸣叫。

苏里没有像以前那样打断她,因为他发现丹那么认真,次没有笑着唱这首歌。

“如果我参加比赛能不能获奖?”

“恩?什么意思?”

“我要去参加超女了!”她笑着对苏里说。“我从家里逃出来就是为了参加超女比赛,因为这才是我的生活,才是我想要的。”

“好啊,支持你!”说完之后苏里后悔了,他不知道自己竟然会说出那么脑残的话。

“你愿意陪我淋雨吗?”她用央求的眼神看着苏里。

“等下一个雨天吧。”

“呵呵,不许骗我!”

“切,不就是淋雨吗?至于吗!”

她满足的微笑像收获了彩虹糖,像兔子一样跳着跑远了。

第二天,丹没有出现,苏里坚信她一定在,老板却说她昨天夜里的火车。

苏里摇摇头自言自语的说:“不会的,还没下雨呢,不是说好的一起淋雨的吗?”

虽然海也看到了,但是却并没有想象中的惊喜,稍带了些许遗憾。结束的时候,苏里独自去吃大排档,辣的口味,却没感觉有多么辣,电视里突然传来熟悉的歌声“每一次都在孤单徘徊中坚强……”他没有转身去看,独自吃着很辣的龙虾,却被辣得泪流满面。

每一段旅途的结束,都是另一段的开始。十六岁的旅途,十六岁的梦,只是少了一个淋雨的场景来给旅途画一个句号。

重视 前列”陷“阱
昆明哪家治癫痫专科医院好
昆明哪家医院能治疗好癫痫病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