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主 第186章会合

2020-01-17 01:18:39 来源: 永州信息港

昏主 第186章会合

“亚瑟大人,血色教会的人会一种特殊的狂暴。”

亚瑟顺着声源看去原来是吉安娜,叹了一口气,缓缓收起弓箭。

“有什么使用条件和限制吗?”亚瑟询问道。

吉安娜看着四周的惨烈战场,心中隐有一丝不忍,这群人大多也是无辜的受害者,可惜为了生存已经舍弃了人性。

空气中都是血迹的味道,淡红色的草地上断肢和死者身体上冒出的鲜血,看着如此的凄凉。

吉安娜骑着马站在战场边缘的位置上,注视着神态如长的亚瑟和略显疲惫的王耀骑士团们,知道今天大家都已经很累了,也便不想在说什么。

“回去我在和你说吧,我和罗宁都在爱尔达男爵的城堡帮忙,今天你要不不出现可能我们都可能会死,你也应该隐隐感知到这里的魔力,根本没有。”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许多的马蹄声和嘈杂声,王耀的所有骑士以为是敌人,迅速组成阵型护卫在亚瑟和高文身边,从迷雾中走出两个带头的人,正是爱尔达男爵和罗宁。

罗宁看见亚瑟迅速别过头,若不是因为安东尼大师临行之前的嘱托,罗宁真不愿意看见这个男人。

亚瑟看见罗宁没说话,两人不熟也没什么话说,你不喜欢我,我也懒得搭理你。

将目光对准另外一个年轻贵族,看起来很年轻长得不能说有多英俊,但起码比一般人要帅了不少在加上身上的贵族气质,能吸引许多人的目光,属于那种并不惹眼的那种人。

后来的队伍吃惊的扫视了一眼战场,爱尔达和罗宁是跟着吉安娜前后脚出来的,带人到这里骑士也没花多少事情。可是等过来一看,周围哪还有敌人的影子。

“亚瑟伯爵,高文骑士,我一直很仰慕你们。我的名字叫爱尔达,是这里的领主。“爱尔达从马上下来行了一礼。

亚瑟小声对高文说道。“今天也累了咱们去他那个城堡附近驻扎。”

“恩,也只好这样了。“高文微微点头,转头看向爱尔达男爵。“男爵,我们想去你的城堡休息一个晚上,不知道可不可以。”

一听这话爱尔达激动坏了,差点没蹦起来。

“这真是我的荣幸,您不知道我的领地若是再没有正规军队驻扎,可能连今天都撑不过去了。”

爱尔达和他身后的人看见王耀骑士团如同看见了希望。

“别高兴的太早,一切都才刚刚开始。”

亚瑟忍不住泼了一盆冷水,眼前的胜利根本影响不了大局,这群人也不过是一群杂牌军,一点战斗力都没有。正如亚瑟所说,一切都才刚刚开始,太过骄傲,也容易出意外状况。

两方人会合后,高文带着王耀骑士团驻扎在古堡外侧,亚瑟规定所有骑士不得随意进出城堡以免引起不必要的争端,也是为了不让难民的情绪影响到整个团队。

人的力量只有攥在一起才会强大,人的情绪也会因为互相交互而传播造成一些不必要流言和非语。

爱尔达的手下帮着王耀骑士团简单的准备营地高文负责监督,亚瑟则和爱尔达、罗宁、吉安娜走进城堡会客大厅开会。

整个城堡分为,外城和内城两个部分,城堡不算太大,硬塞下2000多人已经饱和了。

所有难民集中在城堡的外城,一家一家分割出一小片区域,满满当当的挤满了人,这群难民不认识亚瑟,但听说过他的名字,毕竟消息闭塞不像现在,但熟悉他大氅背后的王耀纹章,所有人也都知道亚瑟的名字。

从外部回来的士兵中,有些人将亚瑟到来的消息提前告知了所有难民,让他们对生命又燃起了一丝希望。

人的名声有时候会随着时间神话,也许在法林人心中亚瑟这个名字已经渐渐成为一种标杆。

外城通往内城中间有条碎石铺就的小路,亚瑟身着一套银耀的铠甲在月光中散发着灼灼的荧光,夜晚亚瑟本身的龙属性变成了星属性,因为身份原因亚瑟走在最前面。

左右两侧都是难民脸色都不太好,脸色隐隐有血光浮现,甚至有许多人躺在地上气息微弱并且伴随着一些血煞之气。

亚瑟缓缓停住了脚步,他皱眉将眼光投向坐在墙角的一位少妇身上,少妇长得白净看年纪还很年轻,她怀中抱着一个7.8岁的孩子脸色发红,气息混乱。

突然,那个7.8岁的孩子惨烈的大喊,从母亲怀中跳起,朝着天空发出一声不是人声的惨叫。

“查理,我的儿子你怎么了?”少妇担忧的询问,女人的丈夫已经了,只剩下她和儿子查理,但查理也不知道什么愿意病倒了。

这种病很怪,无人可医,也不知道什么毛病,生病的时候浑身发热,眼睛里布满了血丝,浑身没有力气,在这几天中已经有许多人得了这种怪病。周围虽然也有不少人得了这种病,但还没有出现人病死的状况。

平时好好的,可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却突然发狂了,这还是在城堡里来了大人物的情况下,女人心急如焚但却一点办法没有,贵族的规矩森严,万一因为儿子冲撞了这位贵族,可能母子二人会被驱逐出去。

因为这孩子的意外举动,所有人的心咯噔一下。除了亚瑟身边的人知道亚瑟的脾气外,外面的传言已经将亚瑟神话的太厉害,以至于让无数人都将他想象的太过完美。

今天万一因为孩子的举动冲撞了亚瑟伯爵,让他不开心了,可能这最后一丝希望也就燃尽了。抱着同样的想法,所有难民的目光都看向女人和那个发狂的孩子,那眼神的意义是那么冰冷和排挤。

千夫所指,无疾而终,女人倚在墙角承受着所有人的目光,那目光是那么冰冷和凌厉,恨不得你死。

那一个瞬间,女人自尽的心都有了。她看了一眼神态“平静”的亚瑟,以为亚瑟生气了。其实她哪里亚瑟是在看着孩子走神,不知道这孩子到底染上了什么病。

女人想冲过去抱着儿子,但刚刚过去,这个孩子抬起了鲜红的双瞳,冲着自己亲生母亲的胸口抓去,恨不得吃她的肉。

亚瑟动了,这是他第一次在人前使用“疾风步”,他隐隐感觉到不对,却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南岸区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宁波分院怎么样
贵阳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好
云南牛皮癣医院
西安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