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你,我相信轮回

2019-09-14 08:41:07 来源: 永州信息港

传说三生石能照出人前世的模样。前世的因,今生的果,宿命轮回,缘起缘灭,都重重地刻在了三生石上。
千百年来,它见证了芸芸众生的苦与乐、悲与欢、笑与泪。
——题记

梦回前世

《一》
此生,我叫幻雪。
生长在富家,是当地有名的富商周员外之独女。出生之时正是大雪纷飞,当产婆把我拖手怀中之时,不禁惊呆。用她的话说,接生数十载未见如此娇儿。眉眼目黑有神,自带含笑,皮肤宛若窗外飘雪,通透洁白。紧凑的五官,渗透着将是倾国倾城的美貌。
所以,取名幻雪,成为了父母的掌上明珠。
十余载的时光,我已出落得如水芙蓉,自小喜好琴棋书画,在数岁之时亦能吟诗作对,妙笔丹青。
整个小镇都沸谈着我的传奇,父母更是面露祥容,幸福无限。
一日,当地的权官李知府派爪牙来府。命随从奉上白银千两,得知,要买下我家后山的那块肥田,用来扩大他的府邸。
后山沃土,乃祖辈视为龙脊的宝地。算命先生说过,周家世代富甲,子孙财权都因此而佑。区区千两白银,父亲自是不从。爪牙临行前抛下狠话,“无知小儿,敬酒不吃讨罚酒。”扬长而去。

《二》
数日后,父亲为我在镇上开展了比武招亲。
因为他认为只有文武双全之人才放心将我托付出去,同时万贯家财才好迎手相让。
我白纱遮面,端坐擂台之上。
一轮轮比赛,优胜劣汰。几轮下来,台上只剩下一个虎背熊腰,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汉子在场,看之,有勇无谋之辈。
心中暗焦,放目台下,切盼再有能人志士奋身而上。
一簇白衫映入眼帘,细目查看,一翩翩少年倚剑飞上台前。
只见他眉清目秀,唇红齿白,文雅的五官一看便知不是凡夫俗子,举手投足亦彰显侠义之风。他双手抱拳,一句寒暄还未说完。那个莽夫便已踱步向前,一记冷拳险些打到他的脸颊。只见他反应灵敏,一个侧身躲过了暗算。莽夫步步紧逼,但见他身轻如燕,礼让有先。三招过后,他开始以变幻的奇招三下五除二,转身一个回踢将那汉子打倒在地。
他,凛然站在场中央。
我,心中甚喜。
比武的终结局,他成了我的夫婿。当我轻轻摘下面纱,以我倾城的美貌展现于世时,惊呆的不只是在场的全众,还有他。四目交错时,他呆滞的目光看羞了我的脸颊。一层红云掠过,我回身背应于他,他慌神抱拳致歉。此时,只见一身影晃过,那个莽汉用匕首直刺向他。我不及思索,纵身过去。匕首扎入我肩,血渗出了彩衣。
他一个飞腿,将那莽汉踢出十米开外,奔身于我。我倾倒在他的怀里,不知是源于疼痛还是……
“痛吗?”
我轻轻地摇摇头。
他的目光中交汇着焦急、愤恨、和无限的怜惜。
得知,他家世代权贵,家中排行老二,姓李名斌,斌,取义文武双全之意。他自幼不喜玩弄权术,阿谀奉承。所以在十岁之时便随师父在深山苦修,习得一身好武艺,且与世无争。此次下山,是因学艺十载,返程看父。途经此处比武,数载习武,便以试身手,无意中得魁首。见我姿容,情难抗拒,见我舍身,恩难回报。愿此生相挽,共赴百年。但要争得父命又因我有伤在身,所以,吉日待日后定夺。
临别前,香帕送君,素签锦字。君摘下玉佩,送与我手,泪洒十里亭。

《三》
夜黑如墨,狂风四起。
嗖嗖的风吼仿佛述说着即将发生的悲惨。
那日,夜里。我被一声声惨叫惊醒,和衣速起,只见院内发生的一幕幕惨景让我几乎昏厥。一枚枚火把映照下的尸身是我多么熟悉的人啊!院子里还在厮杀,四周都是官兵。此时,父母带命家丁抗敌,嘱咐我快快和家里的镖师从后门离开。他要与贼人做的拼杀。
我死也不相信这个即将要家破人亡的事实,坚决不走。这时只见眼前一黑,我被护院的镖师打晕了。
山上冷风四起,我恢复了清醒。
环顾四周,异常凄冷,身边只有那个自幼陪我一起长大的镖师。
他,一个路边的孤儿,被父亲收养并认为义子。自幼习得不凡的武艺,所以在家里担当着保镖护院的工作。一双冷峻的眼,超乎了他年龄的界限。自幼少言,本分的做着每一件该做的事情。
他告诉我,一切的灾难都是李知府所赐。那次父亲的厉言相拒激怒了他,夜晚派家丁来杀人掠地。
反正这个镇子离京甚遥,天高皇帝远,此处猴称霸。
幻雪,你在此等我。我去救回义父义母,来此与你相会。说罢,转身箭步离去。
我还来不及嘱咐什么,人影已渐远。留我在空山老林,瑟瑟发寒。
等到天明,仍不见影回。我预感到种种的不祥,心中不寒而栗。

《四》
我狼狈地在街上穿行,跑回我久居的家园。那里已经一片狼藉,尸身满地。父母横躺在正屋,做相依相护状。我嘎然止步,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脑子里一片空白,时间被定格在此时不愿继续下去。胸口有种很闷很闷的感觉,眼里装的不在是昨夜那流不完的泪,而是无尽的愤恨。仰天长啸,我发誓,手刃仇敌。
临街卖身,只为筹得一副棺椁。
稻草插在背后,我茫然地看着过往行人的围观。在我被众人指指点点之时,一缕白衫映入眼帘。寻目而观,多么熟悉的身姿,你,映入了我的眼帘。斌,你不认得我了吗?我是幻雪。可能是由于我近日里的狼狈不堪,衣衫褴褛你没有一眼看出。当我唤你时,你无限的惊愕。一个快步临近我身,把我揽入胸前,眼里装着无数的疑问。幻雪,快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啊?快告诉我。此时的我早已泪眼凄迷,数日的无助和苦累让我哽咽无语。斌,抱着我,抱着我。这是我想说的话语。
你把我带到了一个很阔绰的豪宅,那里的家丁都对你彬彬有礼。你吩咐他们帮我梳洗,服侍我休息。
一觉醒来,已经是日高三丈许。
你邻座在我的床前,含情脉脉地注视着我的睡姿。我睁眼后目光交汇到了那无限的深情和怜惜。不知是源于感动还是这些日子里的委屈和仇恨,眼泪再次夺眶而出。你不知所措的,怜惜的用手帮我拭泪。安慰道,幻雪,不要哭,有我呢,你有我。快告诉我怎么回事?
一件惨案被我娓娓道来,听得你恨从心起。你命家丁安葬我的父母,然后对我说,幻雪,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的,不要害怕,你还有我,我会照顾你一生,给你幸福。
我含泪点点头,感谢上苍怜惜,让我在的时刻找到了你。

《五》
数月后,你争得父母同意娶我为妻,当然,同意的过程不是那么一帆风顺,他们是不会同意你那样的身世娶我这样的落魄女子的。但你以死相逼,他们只好作罢,同意了我们在一起。
吉时已到,我缓步下轿。你把手递向我,我们牵手一条红花长布步入了厅前。四处华灯异彩,你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而此时面纱下的我却已是泪两行,珠难挡,感叹着命运的捉弄和无常。在一声声“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的簇拥声中,我过完了今生幸福和痛苦的时光。
当双手为你父母敬茶之时,我一个飞身,匕首已经刺入了你父亲的胸口。
鲜血四溅,众人哄散,家丁围拢。
你惊愕地站在那里,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你抽身拔剑,对我狂吼“你在干什么?幻雪,告诉我,告诉我。”你的语气带着无数的质疑和哀求。
“斌,杀了我吧,我的心愿了了,死在你的手里我死而无憾。”
“不,不,你疯了吗?告诉我这一切是为什么?为什么?”
“数日前,就在我们吉日刚刚商定之时,我觉得自己终于有了依靠之时,老天就给了我一个晴天的霹雳。我爹爹的义子找到了我,在那次家宅被洗的惨案里,他负伤逃离。伤好后他四处找寻我,得知我要成亲于你的王府就冒死来此。他告诉我那个令我家破人亡的贼人就是你的父亲时,我傻了。这是怎样的捉弄啊?我想过为你放弃仇恨,但无数次的夜里,我都在噩梦中惊醒,无数的人命,我怎可放下,怎可放下??”我含泪说完了这如血的闹剧。
不,不,不可能。 你狂吼着。
我知道你不愿相信这样的事实,你的爱被颠覆了,我的又何尝不是。
此时,你的大哥率领家丁赶到要手刃我。你,在我一心求死之时替我挡了那本该刺向我的一剑。你大哥惊愕于自己的失手,此时血已经从你的胸口涌流不止。我奔身搂你入怀。
“不,大哥,不要杀她。”你在的时刻仍然哀求着。
“斌,你怎么这么傻,生与死对我来说早就无所谓,你干嘛那么傻。”我撕心裂肺地吼着。
你一双大手缓缓的地举起,拭去了我夺眶而出的泪,眼里灌满了怜惜和无奈。
“本想照顾你此生,怎奈今生太多无奈,来世,愿我们可以没有仇恨的相爱。”你的手僵硬在我的眼前,我不愿相信这样的事实。斌,此生,我辜负了你的深情,来生我还你。
正待我要举剑自刎之时,不知被何物打中了手背。剑,滑落在地。大厅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位慈善的老者。
“阿弥陀佛,冤冤相报何时了,女施主,你命中注定与我佛有缘,随我皈依佛门吧。”
当家丁对此人毕恭毕敬之时,从称呼中得知乃是斌的授艺师父。一位云游的得道高僧,法号,慧能。
在喧哗声中,大师带着失魂落魄的我离开了那个我此生都无法忘却之地。

《六》
晨钟暮鼓,青灯木鱼。
幻雪已幻化成雪,一清丽脱俗的女子法号,缘空。
我苦修今生,每一声木鱼的敲响都只想帮你超度一个美好的来生。每一次佛珠的旋转都只想让你来生快乐无忧。今生,我欠你,来生,我用一生好好的还。斌,来生记得我的明眸和如雪的肌肤。那是,我寻你给你的标记。
剔尽烦恼丝,
难剪三生缘。
朝夕勤诵经,
伴佛青灯前。
记得等我,为了你,我相信轮回中有我们期待来生。

天明梦醒
当梦醒来,我知道我仍活在车水马龙的都市,前世的记忆淡写在奈何桥彼岸的三生石上。
只有午夜梦回之时,才可去窃读一二。
我记得了你,可你记得我吗?
今生的我依旧痴情,为何觅不到那双一样的眼神?
为何我依然明眸洁目,皮肤雪白,却不见你来寻的身影?
莫非那奈何桥头的孟婆汤做得太好喝了?莫非你真的一饮而尽?忘了我们的约定。
还是你早入轮回,没办法将我来等?
空留我在都市的繁华中仍然听到那远隔轮回的木鱼声声。

共 7 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好一篇哀婉动人跌宕人心的作品。一对本该佳偶天成的恋人,却因为家族的仇恨终走上了绝路。或许,残缺的爱恋也只能寄托于三生石了。全篇语言细腻,笔调温柔,情节扣人心弦,故事引人入胜,令人唏嘘。感谢赐稿,顺祝安康。【编辑:梦里无涯】
1 楼 文友: 2015-07-25 09:50: 6 问好文友,感谢赐稿。哀婉动人的故事,令人欣赏。
2 楼 文友: 2015-07-28 22: 8:46 爱情是什么?也许是我们永远也不知道答案的东西,却也是我们永远向往、永远追求的东西。为了所爱的人经受轮回,经受痛苦,都是应该的,也是幸福的。前世今生,也许再也见不了面,只能铭刻在三生石上面,那又如何,有一段温暖的回忆,便可以生生世世缅怀了,不是吗?
拜读,问候作者!拉肚子怎样快速止泻
儿童口舌生疮
儿童大便干
早期动脉硬化的治疗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