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葬诗歌 第三十章 课程

2020-01-16 16:44:53 来源: 永州信息港

送葬诗歌 第三十章 课程

莉琪本来以为只要在学院进行正规教育,教学相关的内容就会在日程表上安排的满满当当的,从开始到结束都没有休息的时间。

不过事实和她的想象差别很大。

古代文字课结束之后,多诺万教授很快就穿着那身厚重而闷热的长法袍离开了教室。留下来的学徒们也大都开始做起了自己的事,有些三五成群的谈着话,有些则掏出了课外书随意翻阅…做什么的人都有,就是没有人主动前来和莉琪搭话。

莉琪并不认为自己中途转入就会成为众人注目的核心,事实上之前柯特就已经通过大姐头得知,学期中途转入卡特里斯学院的学生数见不鲜——毕竟这个声名显赫的学院建设在大洋中心的自治领上,一些海外来的学生经常会因为各种原因赶不上入学考试和开学典礼,中途转入再正常不过了。

而且莉琪也不太愿意和这些学生们建立人际关系的络,她一向认为这通常都是惹来麻烦的元凶。再説比起这些琐碎的事情,莉琪更关心自己要接受怎样的教育,这也是她进入学院的目的之一。

莉琪相当好奇对于法术士的教育随着现代社会的展会有什么变化,一想到这里她就有些期待。可是眼见着现在距离第一节课结束已经过了十来分了,她一直期待着的下一节课却迟迟没有开始。

在她左顾右盼,想要找个合适的对象询问一下时,立刻就有人送上门来了。

“莱恩斯特小姐。”一个面容端正的男生从作为上占了起来走到莉琪面前,用一种轻快的声音朝她问好,“你好,很高兴见到你。”

莉琪记得眼前的这个少年,之前在多诺万教授的古代文字课上他也被多诺万叫起来回答过一道关于运用古代文字的问题。当时他很完美的回答了多诺万的提问,为自己赢得了三分的平时成绩加分。

“你好,同样很高兴见到你。不过,请问你是谁?”

麻烦的问题是,莉琪虽然记得他这个人,但是却不知道应该如何称呼。她本想保持一贯的作风,像对待奥斯卡一样冷言冷语,可是在想想自己还需要一个负责讲解学院情况的人,只能生硬的回应他的问好。

“之前没有机会自我介绍,我是乔恩·弗里德——当然,你也可以直接称呼我乔恩。同时我也担任这个理论系一年级三班的班长,如果你对学院之内有什么不了解的地方,可以直接向我询问。”

在一年级三班众多还留有些许稚气的学徒中,只有他的言行举止显得尤为成熟,让人一看就觉得他的出身应该不错。温和的面容让他显得很好相处,一丝不苟的打扮却又显示出他严谨的性格。

莉琪暗自打量着眼前的乔恩·弗里德,这个少年有着一头清爽的茶色头,眼睛则是淡褐色的。他的谈吐风格很有一副大户少爷的风范,可是莉琪注意到他站立的姿态很像受过严格训练的样子,没有一丝破绽。

——真是个奇妙的人。

可能他也有自己的故事,不过莉琪并不关心。现在她唯一感兴趣的话题,只有一年三班课程的安排以及学院生活的具体情况。

“原来如此,看来你真的是没有接受过一丁diǎn的教育呢。”听了莉琪提出的问题后,乔恩脸上挂上了明显的苦笑,“仅仅是靠自学就能够考进重视学生能力的卡特里斯学院,你也真是不简单了。”

感叹了莉琪的能力之后,他开始向她介绍起学院的情况来。

卡特里斯学院的高等部每天只有三节课,每节课都有一时。这也许是考虑到学徒们的接受能力,所以每天的安排课程并不多。上午两节课中间休息三刻,下午的一节课结束后就是社团活动的时间。

他递给莉琪一张写着学院作息时间的表格,上面显示学院每天上午九时半上课,第一节课结束后是十时半,休息三刻后十一时开始第二节课。午间休息一个半时,到十三时半开始上下午的课。

总是闷在家里的莉琪对昼夜交替的感觉早已迟钝,取而代之的是她对于时间流逝的感受越敏锐。这是她在家里实验性的调和炼金药剂时总要不断对照怀表,于是在日积月累之下逐渐培养出了这样的技能。

就算是这样,她也感觉这个时间太宽裕了。

“这个学期我们一共要学习八门课。”

乔恩看见莉琪不説话,就开始向她介绍其上课的内容。

“主修课除了多诺万教授的古代文字课之外还有法术编织、基础元素法术、施法规范这三门,辅修课包括炼金药剂、魔方阵结构两门。剩下的两门一是梅贝尔小姐负责的历史,另一个是安冉先生负责的运动课。”

古代文字课的多诺万教授是所有老师里最年长的,也是最有能力的。不只是理论系一年级三班的学生们,全校所有人都相当尊敬他,他的言在学院内也相当有分量。而且据其他老师説,他已经在卡特里斯学院里担任了差不多三十年的教职了,他那身标志性的长法袍从那时一直穿到了现在。

他为什么要做这样的打扮?虽然众説纷纭,然而至今未有答案。

法术编织和魔方阵结构这两门的任课老师是同一人,这个叫迪斯卡的瘦高男人简直就是把多诺万教授的形象反过来一样。他不仅爱开玩笑,还喜欢随意挥自己的“表演才能”,将课堂的气氛炒得很活泼。

“我不是很喜欢他的上课风格,不过我必须承认他很有才能。”乔恩淡然的説道,“不是在上课这方面,而是在施法的方式上。他的能力十分出色,比我见过大多数人都出色许多,不过其他方面就不好説了。”

莉琪感觉乔恩在评价迪斯卡时似乎混杂着相当复杂的情绪,其中仿佛包含了嫉妒与不忿,此外还有许多更复杂、更难以明説的情感。这样强烈的情感难得一见,不过对此她并没有过多询问,只不过是默默将这个信息记进了脑子里。

和让上课气氛变得轻松活跃的迪斯卡相比较,施法规范在授课老师的影响下绝对成为了最无聊、最枯燥无味的课。那个名叫霍尔的中年妇女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只会在童话故事里出现的老巫婆。

每节课她都会佝偻着身子站在讲台上,用一种尖细而颤巍巍的语调重复着课本上的陈词滥调。她説话嗡嗡的声音就像催眠曲一样令人犯困,可是每次她都会恰到好处的在有人开始打瞌睡时大声让他们集中注意力,把她説的东西记下来。

“注意!注意!这些东西很重要——不注意这些问题你们会倒大霉的!”乔恩捏着嗓子模仿霍尔説的内容给莉琪看,“我知道他説的这些东西很重要,甚至可能攸关生死,只是她的授课方式实在太枯燥了。”

其实不是同学们不愿意听课,只是霍尔照本宣科使内容过于生硬了——他这么説——他觉得如果霍尔愿意拿出一些相关的资料和案例作为教材的辅助,那么这个课应该不会像现在一样催人入梦。

基础元素法术课的老师阿拉里克可以説毫无存在感,班里可能有一半以上的人记不住他的名字。对于理论系来説,这一门课是最不被看重的考察项目——毕竟沦落到理论系的人,大多数都是施法天赋相当差劲,只能用理论弥补实际操作差距的后进生。因此这位老师上起课来也是中规中矩,没有丝毫亮diǎn。

而炼金药剂课的老师丹伯多绝对是一个奇人,他的办公室里堆满了从世界各地搜集来的奇怪东西。从黑暗大6土著部落咒术师使用的怪异人偶到泡着动物尸体的玻璃瓶子,什么莫名其妙的玩意都有。

学徒们都很盼望着上这个留着络腮胡子的大个子的课,因为每隔一段时间,摆在他办公室里的奇怪装饰就会换上一批——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看见过重样的。在课余时间里,他都会精神抖擞的和学生们谈论这些摆饰的来历,顺便和大家分享他那些冒险家朋友在还没有开垦过的地方冒险的故事。

这些只是标记在课程表上的课程,除此之外学校也会在闲暇时组织一些全校范围的大型教育活动。

比如在晴朗的夜晚,学徒们有时候会在半夜从床上爬起来,然后聚集在银耀塔dǐng用望远镜瞭望天空。这时候总是会有一个名叫尼克斯的老教授来教导他们关于星辰名称极其运行轨道的知识。

有时他们还需要到学院的温室中了解植物学的常识。负责这门课的是叫莫里克的矮胖男人,他总是乐呵呵的告诉学生们如何在野外现这些千奇百怪的蘑菇与草药,以及如何正确的使用它们。有些时候,他甚至会带领学生们前往学院私有地的山野中,手把手告诉他们采集野外材料的方法。

“嗯,我知道了,谢谢你为我讲解。”莉琪diǎn头向乔恩表示自己的谢意,“不过既然説了这么多,你为何不介绍一下梅贝尔小姐的历史课和那个什么运动课呢?就算不是专业科目,这两门课应该也是很重要的吧?”

她至今难以忘记在入学考察中扣掉自己一大笔分数的几道历史题,还有那从未听説的运动课她也是不明所以。

“这个嘛,你亲自感受一下就知道了。亲身体验绝对比听我説的要更加直观。”

乔恩指向门口,梅贝尔正拿着一袋厚重的资料夹从那里走进教室。

看着那一沓堪比转头的资料,莉琪顿时产生了不太好的预感。

西安都市医院预约挂号
101医院预约挂号
大庆哪家治疗白癜风医院好
白癜风医院南充哪家好
营口治疗早泄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