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帝尊 第一百八十九章 秘闻

2020-02-15 17:16:45 来源: 永州信息港

无量帝尊 第一百八十九章 秘闻

暗窟,地底大厅中。

“已经可以了,红玉只须在这个炎灵阵法中温养一个月,就能彻底祛除寒气,这段时间,她就留在这里吧。”白则完成了阵法的布置,站起身来,眉宇间的疲惫明显又多了几分。

“白则大人辛苦了。”林珝连忙行了一礼,说道:“这次多亏了大人,否则红玉还有大麻烦。”

白则果然见多识广,见面的第一眼就看出红玉的状况不妙,那颗珠子的力量非同小可,而红玉不慎被伤了根本,现在看上去还没什么大碍,但若是一直拖延下去,寒力会越来越重,发作也会愈发频繁,严重影响力量,最终形成陈疾甚至危及性命。

“不用谢我,还是谢蕊蕊吧,那丫头刚才几乎是逼着我立刻就来布阵的。”白则看了看远处一起叽叽喳喳个不停的红玉和绿丫头,露出慈霭的笑容。

女孩子之间的友谊很奇怪,两个丫头之前还是一副天生死对头的模样,在经历过红豆饼事件后,明显关系融洽了许多。林珝灵机一动,又给了红玉一些好吃的,于是眼馋嘴馋的绿丫头嘴更甜了,红玉被几句姐姐叫得心里舒坦,话也开始多了,两个丫头很快就打成了一片。

“如果是蕊蕊的话,我已经谢过了。”林珝眨了眨眼睛,笑着指了指桌上一个个空空如也的食盒。

白则也笑了:“你倒是有心,那丫头可高兴坏了。对了,你先前所说的《阵典》,是一部阵法大全,只要按照我教你的基础一步步学习下去,这些阵法都不是问题。如果将来你能够融合阵法,若是自创,那才算真正的有成。”

“将来有机会再说吧,”林珝现在确实没有时间学习这个,“红玉刚晋级妖将,有些不懂的地方,还请大人多多指教。她的性子有些古怪,若有得罪,还望大人不要见怪。”

白则微笑着颔首道:“看得出来,你是真把红玉当做家人,将来蕊蕊这丫头交给你,我也放心了。”

林珝略一沉吟,颔首道:“我可以郑重承诺,如果白则大人确实有必须的理由要离开,我将尽我所能,照顾好蕊蕊。”

“我相信你。”白则欣慰地点了点头,“既是如此,有些事情,也该是时候让你知道了。”

林珝一愣,“有些事情”?究竟是什么?

没等他发问,就见白则挥了挥手,林珝只觉得周围的场景骤然一变,已经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这是一片一望无际的树林,地形似曾相识,应该是青穹林海的某个地方。

林珝发现旁边的白则竟然不见了,试探着喊了一句:“白则大人?”

周围一直没有回音,白则仿佛消失一般,林珝不清楚白则此举的用意是什么,打量了一阵附近的景物,似乎没有什么危险,正想朝前走,蓦地看到上方光芒大作,一颗巨大的流星浑身包裹着火焰破空而出,朝这边呼啸飞来

眨眼间,流星已经靠近,目测大小,至少也有数个田径场的规模,黑压压的一大片,连天空的光线都遮住了。

林珝吓了一大跳,这种庞然大物,根本不是人力所能抗衡,别说是他现在的实力,就算是浑元境,也只有死路一条。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逃,然而流星的速度太快了,而且覆盖面极广,眨眼间已经落在了地上,林珝只感觉强光耀眼,地动山摇。

个人的力量,在这种天地之威下,几乎如沧海一粟般渺小,根本微不足道。

奇怪的是,他并没有随着这种惊天动地的力量而毁灭,而是完整地目睹了毁灭的整个过程。

好半天,可怕的震荡方才停止了下来。

整个地貌都在这次的撞击下彻底变形,无数林木因此而损毁,方圆数百里之内,都是一片焦黑。

林珝此时已经明白了过来,这不是真实的情景,而是幻觉。不,不仅是幻觉,应该就是白则想要告诉他的东西——曾经发生过的事情。

场景慢慢发生了变化,时间在飞快流逝

,仿佛镜头快进一般,日月更替之间,落入地面的“流星”与周围的景物渐渐融合一体,形成一种奇异的建筑。

焦土生出嫩芽,毁灭的痕迹渐渐被诞生所取代,周围重新生长出植物。只不过,受到之前那种力量的影响,最终归变成了一片辽阔的黑色林区。

林珝刚觉得这片林区有些眼熟,时间的进度骤然加快了,场景再次发生了变化。

天空中闪耀起了强光,隐隐绰绰似是包裹着某个人影,而黑色的林区中央同样光芒大作,一道人形的光芒迎了上去。

两道光芒在天空不断撞击、纠缠,就仿佛两颗星辰。

惊天动地的震荡开始了,恐怖的力量之下,大地再次遭受可怕的毁灭,就算是那坚固的“流星”建筑,也出现了无数龟裂,不断有碎片爆裂而出,数之不尽的生命在恐怖的威能下纷纷化为灰烬。

最终,耀眼的光芒熄灭了,两颗“星辰”相继陨落而下,一切重新归复平静。

残破不堪的“流星”建筑发出淡淡的光芒,慢慢沉入大地之中,附近地面在光芒的作用下发生了变化,碎石和碎片以一种奇特的规律聚集在一起,形成一座巨大的石林。

这一座巨型石林再次让林珝生出一种熟悉的感觉,心念电转,蓦地明白了过来,心头不由一震:这是黑林的石林!

那个无数势力千年来一直觊觎的宝藏!

原来白则要告诉他的,居然是件天大的隐秘!

“看来你已经明白了。”画面忽然凝固不动,白则的声音在身旁响了起来,

“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大人会知道这些?”林珝转头看着出现的白则,露出费解之色,“而且……为什么要告诉我?”

“我拥有白泽血脉,朱鱼有鲲鹏血脉,”白泽顿了顿,目光仿佛透过这幻境,看到了暗窟地底的大厅中,“红玉是赤明鸟血脉,赤明鸟是重明鸟的异种,亦是上古血脉,就连蕊蕊,都是鸣蛇的后裔……也只有在这个青穹林海,才能有如此多的上古后裔,若是换做沧溟大陆的其他林区,即便比青穹林海大上数倍,也不见得能找出一两个来。”

“大人的意思是……”林珝的思维很敏捷,很快就联系到了刚才看到的幻境,“因为秘府?”

“不错。”白则点了点头,“秘府的来历,刚才你也看到了,自天而坠。其实,它不属于我们的大陆,而是……上界。”

“原来如此!”林珝曾听天蛇王说过上下界的概念,不由恍然大悟,原来秘府居然来自沧灵界!

白则原本还想进一步解释,一看林珝的表情,好奇地问道:“你似乎知道上界?”

林珝没有隐瞒,说道:“传授我炼丹术的那位高人曾告诉过我,修体境上还有元气境,元气境上又有更高的灵境,修行达到灵境之时,下界之力已经难以进境,修行者会受到上界的灵气牵引,自动来到上界修行。”

“那位高人果然见闻广博,他说得没错……”白则将话题从上界又转了回来,“刚才你看到的,大多是我的血脉传承记忆,秘府之主应该是上界强者,因为某种战斗坠落下界后,就在青穹林海潜心养伤,许多源自上界的血脉相继出现,供其趋使。而我的祖先,就是其中之一,深得重用。然而千年前,异变再生。你所看的虚空中出现之人,当是秘府之主的仇敌,大战一场后同归于尽,秘府则沉入地底。”

“正因为秘府变为了无主之物,才引来了多方的瞩目吧。”林珝接了一句,在他身上,还有一块秘府阵图。

“不错,你所看到的山河炉就是当年一战中流落在外的宝物,被我祖父所得,你之前所说的,黑湖那条玄蛇的珠子应该也是。”

林珝心念一转,这样看起来,那个沧海瓶很可能也是……

“知道朱鱼为什么要追杀我么?其实我还是他的救命恩人和半个老师,”白则露出喟叹之色,“朱鱼一直觊觎秘府的宝藏,而我的祖父曾是秘府之主的亲随之一。朱鱼想要利用我的血脉记忆寻找进入秘府的方法,居然恩将仇报,暗算了我,将我囚禁起来。我想尽办法才成功逃出,并带走了山河炉。”

林珝终于明白了白则与朱鱼恩怨的由来,心中对于那个忘恩负义的胖子更为鄙夷。

“秘府主人陨落后,当年因忠心受宠而雄霸林海的灵獒一族迅速走向了没落,其他的势力则相继崛起,你应该听说过除了苍羽王、怒狮王外,几位妖王的名头吧。”

林珝想了想,答道:“我只听说过,还有一位碧鳞王。”

“你现在所知道的碧鳞王,其实并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碧鳞王,而是利用诡计谋夺了地位的野心者,并不具有最强的血脉之力,”白则长长得叹了一口气,“真正的碧鳞王已经死了,只留下一个女儿……你已经见过她了。”

林珝一怔,随即脱口而出:“蕊蕊!”(未完待续。)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