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道长生 第七百一十七章 真身(2)

2019-10-12 23:51:19 来源: 永州信息港

顾道长生 第七百一十七章 真身(2)

上谷城南面,百里开外,确有一处面积不大的山头。峰高不过数百米,方圆狭小,有河流山泉倾泻而下,翠秀幽谷,是不错的郊游避暑胜地。

而此刻,这座山头却笼罩着一片淡淡的云雾,上至峰顶下至河谷,皆是朦胧迷幻,若隐若现。

又有三人立在云层之上,一方穿着银色法衣,上印紫色雷纹,头戴玄冠足踏青履,面容清癯偏瘦,目中闪动着一股凛凛浩然之意,透着极大的压迫感。

另一方是一对男女,男的五官僵硬,不似活人,女的更是掩在一团黑雾之下,不见面庞。

男的见云牙子突然插手,救了唐伯乐一命,又惊又怒,“你我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不去管你的仇池山,为何要来此生事?”

“哦?那你们在此作甚?”

“你立你的道统,我立我的道统,我们做什么与你何干?”女人也道。

“贫道重建神霄之时,道院给予了许多帮助,自不能坐视你们欺压后辈。还有那凤凰山小辈在我地界被人偷袭,惹得贫道背了一身的锅,你敢说与你们无关?”

云牙子提起来就不爽,好端端被找上门一顿搂,谁咽得下这口气?这也是他答应助拳的原因。

“无凭无据,莫要血口喷人!”

男人的嗓音就像拿着砂纸在水泥地上狠狠擦过,听着极不舒服。

“是不是血口喷人,你自己心里清楚。今日之事,贫道管定了!”

“……”

俩人见云牙子态度笃定,实属意料之外的变故,不由对视一眼。男人嗖地跃出山头范围,道:“既然你执意寻死,本尊就接下了!”

“哼!”

云牙子瞥了女人一眼,放她不管,身形一晃就杀到对方身前,然后挥手一招。

没有捏决,没有念咒,一道无形的波动翻滚盘旋,毒龙般冲着对方钻了过去。

那男子大惊,只觉双目刺痛,心神震荡,仿佛一道雷光从天地初开的鸿蒙中飞来,直直刺入自己的神魂之内。

他身形暴退,连忙摸出一盏形式奇古的油灯。约七寸高,上面满布密纹,内壁有古篆,形似鸡心,灯座刻着十八只利爪,通体乌黑。

他伸手在上面一抹,呼!

一朵如豆大小的灯花烧了起来,外圈红色,中现蓝光,灯芯青莹。这灯花极为奇特,似分成了阴阳两部分,一面冷气森森,侵人肌发;一面光气温暖,通体生春。

“去!”

男子屈指一弹,一朵灯花飞离,瞬间化作漫天阴火,铺天盖地的罩向云牙子。

“咝!”

云牙子与他都是古仙,估摸认得这件法宝,面色骤然凝重,也抽出一柄似剑似圭的法宝,与对方比斗起来。

现世修行,乃数百年末法复苏的时代,方方面面都有断档,又大规模体现在所用的器物上。

比如顾玙跟小斋打架,虽是神仙,但可使用的手段很少。多为术法、神通,基本没有能匹配境界的法宝,因为缺少资源,难以炼制。

但古仙不同,尤其晋之后,明之前,乃修仙昌盛的时期。各方大能层出不穷,理论与实践并重,奇珍异宝亦不可少。

暂不提云牙子二人如何争斗,单说幻境之内。

两族被骗到此处,身陷囹圄,妖族狂性大发,不管不顾。人类伤损不轻,更有唐伯乐被一击摔落,由游宇接住。

他见刚才的巨掌,就晓得有神仙到来,再加上那个女人,就是两个神仙。这帮人妖捋一块都特么打不过,但好在有人来救。

场中仍是厮杀阵阵,龟、象、马猴、树人、兔子,三只动物一棵植物,外加一个二刈子,早已迷失本性,脑中只剩下要将一切杀光的念头。

虽说一只巨大的兔子在这里蹦来蹦去,略有些滑稽,但看它造成的破坏性,谁也笑不出来。

还是熊百岁嘚儿,晓得快支撑不住,便用了某种秘法,将自己与外界的沟通渠道全部关闭,封印意识,然后往哪儿一pia,居然昏了过去。

“师兄,你怎么样?”

“死不了!”

而这边,唐伯乐在游宇的救治下缓缓苏醒,不及调息,立刻道:“不用管我,这时候顾不上大局了,不是它们死,就是我们亡!”

“唉……罢了!”

游宇沉默片刻,方轻叹一声,抹身返回场内,道:“眼下存活要紧,莫再顾忌!”

话落,他足尖一点,直接飞到蛮横的巨象身上,双手捏决,向下狠狠一按,百分百的功力疯狂涌出。

轰!

轰隆隆!

只听雷声滚滚,紫色的巨蛇在空中狂舞,威势更压了巨象一头。

巨象愈发狂暴,仰天嘶叫,长长的鼻子肆意甩动,口中忽喷出一股白光,直冲向雷光。

游宇却已消失不见,整个人似与神雷融为一体,又似驾驭着紫色巨蛇拉拽的战车,带着碾压一切的浩然之势,从半空轰然而降。

砰!

白光碎裂纷散,战车重重砸在巨象身上。刹时间,肉山一样的身躯竟燃烧了起来,随即四分五裂,碎肉横飞,血液直接蒸发干净。

旁人见他毫不留手,都顿了顿,跟着也齐齐使出了看家本事。

妖王有人仙战力,但毕竟不如纯正人仙,很快被杀得溃不成军,遍体鳞伤。

“咯咯,果真是道貌岸然的家伙,终归是小命要紧。”

那个女声又响起,笑道:“可惜啊可惜……我这就送你们上路。”

说罢,众人浑身巨颤,仿佛神魂被人捏住,根本动弹不得。然后就见赤红一片,周遭竟成了血腥地狱一般,数不清的妖物邪魔从地底钻出,张牙舞爪的扑了过来。

“啊!”

徐子瑛想躲,但动不了,眼睁睁看着一只妖物咬上自己的脖子。

痛,剧痛!跟着就觉肌肉僵硬,血液流动迟缓,真真的感受到生命力在迅速消失。

随着越来越多的妖物扑上来,她甚至觉得开始窒息,思维停顿,一只脚已经跨进了死神的领域。

“若非那些蠢妖消耗了他们的气力,我还要多费一番手脚。”

幻境之外,女人瞧着几个当世俊杰如笼子里的老鼠,在直面自己的死亡来临,不由一阵轻笑,甚为得意。

她主修幻术,正面肛的实力就差了些,只能通过神魂压制、蛊惑、引导等手段制敌。十七个人仙,饶是她也要考量考量,好在有那些蠢妖可以利用。

她挥了挥手,正要加大力度,忽然面色大变。

“什么人?!”

轰!

随着一声惊叫,那个极度完美的幻境居然开始坍塌。

血腥地狱,千万妖邪,如泡影般大片大片的破碎。周遭景物接连变换,眼花缭乱,在空白处停止。就像有人拿着橡皮擦,将那些静心构造的东西一一抹掉。

数息间,阳光从云层里钻出来,照耀着小小幽谷和金光闪闪的河面。

游宇身在晴空下,恍如隔世,见己方五人重伤,气若游丝。

妖族那边,白象已然身死,余等亦是倒地不醒。倒是胡七出现在不远处的密林中,昏睡正酣,估摸是没来得及处理。

他不用看就晓得来人是谁,一颗心落到肚子里,自己还有自己的,迅速扫视一圈,忽道:“宋祁连呢?”

“不知何时失踪了。”何禾喘着气道。

“那家伙有古怪,多半就是人奸!”徐子瑛道。

“不,他更像受人指使,从中挑拨。”唐伯乐道。

“好了,此事过后再说,你们还能走么,先离开此地。”游宇道。

众人瞧了瞧头顶,当即纷纷起身,带着七个妖族转移阵地。

…………

顾玙看着面前的女人,显得十分好奇,问:“罗雪菩?”

“……”

女人没应,只死死盯着对方。若是他上来就喊打喊杀,倒也不惧,越是清淡如常,越是心中忌惮。

“你幻术跟谁学的?”他又问。

“……”

“听说罗教乃是家传,难不成是跟罗梦鸿学的?”

“大胆,竟敢直呼罗祖名讳!”女人终于开口。

“呵呵,他是你们的祖宗,又不是我的,我为何呼不得?当然,罗梦鸿创下的一片基业,我还是很佩服的。”顾玙笑道。

“你是怎么知道的?”

女人也奇怪,按理说,围剿一事做的十分隐秘,结果不仅卢元清知道,连云牙子也知道,还特么神叨叨的过来找茬。

“哦,那里。”

顾玙伸手一指,上谷某处泛起层层波动,莫名出现一间房屋,还在闭眼傻笑的小号陡然惊醒,然后就很尴尬。

唉,自己傻逼了!

当日,他跟沈度去小区看周婆婆。后来发现不对劲,便各自分开。后来又发现中了幻术,在野外杀掉了沈婉婉,自觉破镜而出。

他以为在跟沈度分开后,就中了幻术,其实不是,当他们走进小区时,就已经中了招。

他以为自己回到了现实,跟沈家兄妹胡吃海塞,实则还在幻境里

“那人原来是你,难怪!”

女子恍然,若是别的神仙,便有很大机率瞒过,可惜对方同样修的幻术。

“你这手不错,我还没试过多重幻境……”

顾玙一副想聊聊天的意思,见人家不理,又道:“你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无非想将两家的精英后辈一打尽,以便乱世传道。如今诡计败露,要么生,要么逃,就不要做这番姿态了。”

之所以说逃,是因为到了神仙境,同级斗法很少有神魂俱灭,永世不得超生的那种。

基本都有保命底牌,就像老顾,永远在昆仑留着一缕神识。这东西就像细胞分裂一样,精心培养,过个百八十年也能长成人。

“你说的不错,确实没必要。”

女人倒很认同,伸手往脸上一抹,黑气顿散,露出一张难以形容的绝世脸庞。

说她妖,便妖到了。

说她媚,便媚到了。

说她清纯、圣洁、柔弱、动人……也达到了。

这张脸,仿佛集合了世间所有女子的美态,又不显得突兀诡异,反而呈现出一种堪称致命的吸引力。

玉兰珠与其有些相似,但如果玉兰珠是八十分,她就是一百分。连顾玙都流露出几分惊艳与赞赏:

“罗雪菩,不愧圣女之姿。”

(啊,要放长假了!)

益阳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合肥治疗睾丸炎医院
秦皇岛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益阳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合肥治疗龟头炎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