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丽江山之长歌行分集剧情介绍5156集

2019-06-09 13:58:10 来源: 永州信息港

孩子发烧手脚冰凉是什么原因
孩子发烧手脚冰凉是什么原因
孩子发烧手脚冰凉是什么原因

下面是秀丽江山之长歌行分集剧情介绍(集),接下来一起看看以下相关介绍吧,希望能够对大家有所帮助!

第51集 - 阴家被满门血洗阴丽华悲愤难抑

刘秀责问皇后为何在西宫吵闹?过珊彤称自己听闻阴贵人可以用纸鸢飞行,故跟着孩子们一起凑个热闹,刘秀直言阴贵人在他出征之前就已经由太医诊断身怀有孕,以后切不可再如此胡闹,若伤着他的皇儿定严惩不贷,过珊彤闻言面如死灰。

刘秀不放心阴丽华独自留在宫中,于是他决定留在洛阳运筹帷幄,不多时捷报传来,吴汉、来歙、冯异三路抗击陇右铁骑,连隗嚣的部下和窦融等大军都已选择归顺,陇西已在刘秀的掌握之中。

刘秀一直觉得颖川的匪寇有蹊跷,于是派阴兴前去调查,阴兴截获匪寇的兵器发现与当日劫杀冯异家眷的匪寇所用兵器完全一样,而且他们消声灭迹,显然是训练有素,绝不可能是普通的匪寇,经调查这些人正是过家之人。

刘秀来到椒房殿与过珊彤商讨太子太傅一事,他称自己请了邓禹出任太傅一职,过珊彤推说邓禹征西大败,可见是纸上谈兵,再加上近年一直庸碌无能,恐难担当此重任,转而又说大哥过康也替太子推荐了能人贤士,但被刘秀一通斥责后只能作罢。

邓禹天为两个皇子上课就向他们宣讲了家、国、天下之间的关系,君轻民贵的道理,希望他们长大以后能多为百姓着想,因为这个天下不仅是君王的天下,也是百姓的天下。阴丽华特意为两位皇子送来两碗豆粥,告诉他们正是这在今天看来难以下咽的食物当年在河北闹饥荒时救了他们父皇的命,也正是有了一碗豆粥才使他们父皇有机会打下今天的江山。两个孩子缠着阴丽华讲他们父皇在河北打江山时的故事,过珊彤看到这一幕郁闷至极,她认为陛下是故意离间,让她和过家及太子之间的感情日渐疏离。

建武九年陇西粮荒,人心涣散,隗嚣病饿悲愤而死,为了对付以陇西、天水两郡为屏障的成家帝公孙述,刘秀接受来歙的建议,开始在汧县囤积储蓄粮食,后宫掖庭停废一切奢华,大批量地裁减工人。

西宫突然闯进大批黑衣杀手,招招夺命,幸得琥珀和阴兴拼命抗敌才保得阴丽华和孩子们无恙。同一天新野新家也遭遇血洗,阴母死于非命。这两场阴谋均来自过通的擅自安排,过母得知消息后愤怒地甩了儿子一个耳光,称他这是想要害死过家,她之前只是让儿子去灭了阴家,没想到这个愚蠢的儿子居然还想动阴丽华和皇子,势必要造成引火烧身。她告诉儿子而今之计必须做到两点,一要确保此事与过家无关,不能露出蛛丝马迹;第二不能将此事告诉过珊彤。只要刘强还是太子,那么过家就还有机会。

刘秀又怎会不知这一切是何人在背后策划,他愧对丽华,自责没有照顾好她的家人。遂让李通代他拟旨昭告天下追封阴家众家眷,过珊彤得知消息后状如疯妇,大骂阴丽华是个贱人,过母安慰女儿他们并没有输,她会让阴丽华和刘秀付出代价。

阴兴领了官职但拒受爵秩,他担心一家数人并封爵士令天下人觖望,阴丽华始终无法从被满门血洗的悲观绝望中走出来,她责怪弟弟到现在还在想着怎么不让天下人羡慕嫉妒,但谁会去羡慕嫉妒一个被满门血洗的外戚家族?

第52集 刘秀因常年国事操劳过度突发中风

阴丽华对弟弟大发雷霆,认为弟弟整天磕头把他的男儿气概都磕没了,阴兴劝姐姐如今过家势力遍布朝廷,他们除了忍没有其他办法,要想清算这笔账他们目前只有忍一时之气,不仅姐姐在忍,整个阴家包括陛下都在忍,忍字头上一把刀,你若不理智,伤的可不仅仅是自己,忍辱才能负重。

建武十年,祭遵、冯异、铫期先后病逝于军中,次年,来歙、岑彭入蜀地讨伐公孙述,先后被刺。刘秀常年为国事操劳也患上了风眩之症,轻者头晕胸闷,重者目不能视,刘秀叮嘱太医不得外传。

刘秀派大司马吴汉出征巴蜀,吴汉终击败公孙述,收复蜀地,至此大汉疆域已基本收复完整。建武十三年,经过十五年征战平乱,乱世终于结束。

庆功宴上,在邓禹和吴汉的带头下,众将均主动交出将军绶印,刘秀顺势收回绶印,并封邓禹为高密侯,食邑四县,贾复为胶东侯,李通为固始侯,食邑六县,皆以列侯就第,加位特进。太子刘强提出请父皇给他讲讲以前行兵布阵之事,但刘秀称此事非他所及,若真有心不如好好学习如何治理国家。过珊彤觉得太子失言让刘秀当众训斥令她丢尽颜面,她指使儿子应趁此时武将解甲归田,朝中职位空缺之机向父皇邀功请赏,这也是为他自己培养心腹的大好时机。

刘强听母亲的教唆前去向刘秀举荐过家能人贤士,刘秀敷衍太子表示会用心考虑,待刘强离开后却对阴丽华说这太子老受过家外戚摆布,让他如何放心将来把江山交到太子手中?相较于刘强,刘秀更中意四子刘阳,刘阳性格刚强、见解独到,集父母优点于一身,他打算待阳儿再大些就让他和强儿一起听政。阴丽华知道刘秀此举是想扶植刘阳为储君,若阳儿为储君,刘强的储君之位势必要让出,她实在不希望他们兄弟两个夺个你死我活。

听闻严子陵回到洛阳太学,阴丽华立即赶去围堵,希望说服严子陵留下来帮帮刘秀,严子陵犹要推托,倒是尾随而来的两位皇子索性下跪拜师让严子陵无法拒绝。从此两位皇子每日下朝之后都赶到太学听子陵讲学,此事被过珊彤知道后严令禁止太子再踏入太学半步。

建武十五年,刘秀诏令天下度田。朝中反对声一片,不少大臣认为度田一事劳民费力,恐怕难以推行,恳请刘秀收回诏令。

刘秀指出战争时期土地户籍管理混乱,如今他只是下令各州郡核查垦田顷亩及户口年纪,何以就招致如此反对?他严令这度田制度必须推行下去,必须将各地都清清楚楚地查明白了。

邓禹对刘秀说度田令推行以后不少权贵都将自家田地摊算到百姓头上,弄得百姓怨声载道,牵一发而动全身,再继续推行下去恐怕困难重重。刘秀倒是担心会影响到丽华和阳儿,决定让他们两人暂时离开。

刘秀突然中风,太医惶恐称只能尽人事听天命,病榻之前过珊彤趁着刘秀口不能言驱逐阴丽华离开,一解心头郁结多年之气。

第53集 刘秀病愈回朝九子刘衡遭陷害夭折

阴丽华跪求过珊彤让她留下来照顾陛下,太子也帮着阴丽华求情更是让过珊彤火冒三丈,邓禹和吴汉适时出现,他们称此前皇上有令若他身体有恙将由阴贵人陪同前往故乡养病,皇后则留在宫中主持掖庭内务。

回到蔡阳的刘秀在太医的尽力医治和阴丽华母子的悉心照料之下身体复元很快,这日刘阳对父亲说回宫后他一定会为父亲分担更多的政务,不让父亲如此操劳,一番话说得刘秀频频点头。

过母提出趁着陛下病危不在宫中,如今满朝文武唯太子马首是瞻,她让过康这个国舅爷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太子登基,二、刺杀刘阳,等大局已定,看谁还敢动他们过家半分!太子刘强在室外听到外婆的疯狂言语不禁全身一震。

刘秀清楚自己离开朝中这么久,独留皇后和太子在宫中容易生变,太子独留宫中他也想念,皇儿们都要争当天下表楷,应为天下孝廉,他决定宣他们从驾南巡。

刘秀带着阴丽华和众皇子狩猎,刘秀宣布猎胜者有赏,树丛中隐现过家安排的杀手。过珊彤手持强儿离开宫中时留下的书信质问母亲和哥哥倒底背着自己干了什么?为什么强儿要说绝不会做忤逆父皇的乱臣贼子?过珊彤不知母亲有何计划,她称自己已不求刘秀会爱她,只求每天能看着他,听到他的声音足矣,但过母的野心显然不止于此。

狩猎途中遭遇猛虎,刘阳为救太子英勇与猛虎搏斗,兄弟俩同心协力斗败猛虎令刘秀十分欣慰。突然一支冷箭直向刘阳射来,一卫兵为保护刘阳送命,继而一箭又来,刘强及时将四弟推开逃过一劫。刘秀下令全力搜捕杀手,但找到时杀手已成一具尸体,容貌俱毁,刘秀清楚这又是过家的把戏,但苦于还是没有证据。

如闲云野鹤般的严子陵终于被阴丽华和刘秀的隐忍和胸怀天下之义所感动,主动请求出仕,愿替师父为陛下辅政治国,受大汉驱使。刘秀提出自己久病离京,臣民必定人心惶惶,再加近两年的度田令推行也是困难重重,眼下当务之急就是要安抚民心。严子陵建议在各地实施新政以安人心,不过必须派人去各地巡视监督新政实施,地方官员不得呈报。刘阳主动请缨替父巡视推行新政。

刘秀与邓禹和子陵两位太傅谈起自己的两位皇子,他称作为皇帝凡是对近臣仁厚对百姓严苛的为庸君;对近臣严苛对百姓也严苛的为暴君;唯有对近臣严苛对百姓仁厚的才能成为一代贤君。太子刘强性格过于宽厚,且受过家外戚影响过大,且在治国之路上与自己方向不甚相同。邓禹和子陵提出四皇子刘阳虽然年少心性,但他提倡依法治国、赏罚分明,对老百姓也是体恤宽容,对犯法之人一视同仁,处事更加果断,比起太子倒是更适合储君之位。

刘秀赐婚阴兴和琥珀,这日刘秀和阴丽华在一起商量如何操办阴兴的婚事,九皇子刘衡一人在边上爬上爬下地玩耍,突然大喊一声从暖炉上摔了下来人事不醒,虽经太医全力救治终是无力回天。

阴兴得知为衡儿医治的钟太医在当天夜里就畏罪自尽了,钟太医的徒弟也在师傅死后辞官回乡了,如此一来刘衡的死就变得十分可疑,琥珀决定亲自前去调查。

第54集 幼子之死令刘秀下定决心废后

琥珀来到太医院辗转打听到钟太医徒弟六儿家的住址,琥珀来到六儿家中谎称自己弟弟患有癫痫,想请大夫前去诊治,趁着六儿去换衣之时琥珀翻遍全屋寻找证据,终于让她在一本医书之上找到一根极细的银针,琥珀将银针藏入衣袖正欲离开,过康率人赶到将琥珀团团围住,此时什么都不用说刘衡之死的原因已经明了。过康下令手下对琥珀痛下杀手,一路穷追至悬崖边,琥珀眼看逃生无望,无奈之下只得跳下悬崖被奔腾的江水冲走。

琥珀一夜未归,阴丽华心神不宁,追问阴兴是否派琥珀出去办事?阴兴心里担心琥珀,派出尉迟峻外出寻找琥珀,却终是只找回了琥珀的尸体,琥珀的头发上插着一把银针,阴兴告诉刘秀他相信这是琥珀想对他们说的话,应是她垂死之时用针自刺头部替他们留下的警示。刘秀命阴兴全力负责调查此事,即刻秘密返回舂陵开棺检查衡儿的尸身。开棺验尸的结果果然如阴兴所料,衡儿的头顶扎着一根银针。

阴丽华手持银针,看着害死儿子的原凶,脑海中已故亲人的音容笑貌历历在目,阴丽华知道是自己的一再忍让令亲人死不瞑目,明明知道过家一族不择手段,可为了帮刘秀统一社稷,为了国家大义,她一再选择牺牲亲人的利益,她真的是万死难辞其咎。她对阴兴抱歉,她说自己害了他和琥珀的一生,她不求弟弟的原谅,只求弟弟不要去赴死,一定要好好活着。

刘秀决定这次绝不能再忍,过珊彤蛇蝎心肠,不仅害了他的幼子,还杀了琥珀灭口,但众臣提出虽有银针为证,但施针之人已死,并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这事是过家所为。刘秀大怒拂袖而起,他称不在乎天下人如何评论,就让他们说他因私废后也可,当年若不是一念之差,也不会招致今日横祸,他就算背负骂名也要给孩子、给丽华、给自己讨一个公道。

建武十七年,刘秀下旨废后,过珊彤状若疯妇要向刘秀讨说法,刘秀称他顾念刘扬当年襄助之恩,一次次地宽待姑息过家,而过家却变本加厉,若不是顾念太子及一众皇子情面,单凭外戚干政、杀害皇子这一罪便可诛他们过氏满门。过珊彤犹想以往事打动刘秀,讲起他们的次见面是刘秀救了她,还有刘秀那些书她也一直珍藏,刘秀告诉她那些书是自己从太学带回新野送给丽华的。

过康仍要孤注一掷欲与刘秀斗到底,过母告诉他如今他们手中已经没有任何筹码,现在整个朝廷都在看他们的笑话,还要斗,试问斗给谁看?如果他们现在不留下任何把柄也许刘强这个太子还能保住一时,但将来江山是不是强儿的大家心里都很清楚。

第55集 过康为保地位害太子差点背上杀君弑父之罪名

阴丽华正式被册封为皇后,在臣民和众皇子的欢呼恭喜声中,风华绝代的阴丽华盛装走向却非殿,建武帝出殿牵起皇后的手帝后同心一同走向殿内。

尉迟峻向阴兴汇报已经找到杀害琥珀的真凶,据他们抓到的过家侍卫交代,幕后真凶正是过康,但阴兴认为此时过家如惊弓之鸟,现在下手就怕过家狗急跳墙,他在心里暗暗让过康等着,迟早有一天他会找过康清算这笔账。

过家正在忐忑过珊彤被废,不知刘秀将如何对付他们时,皇上圣旨到封过康为阳安侯,并赏过家百金,承诺不因过后之事祸及太子。过母让过康不要再闹事,眼下重要的是保住太子的位子,待江山一定太子自然会为珊彤洗清冤屈。

三年后,中原大旱民不聊生,刘秀决定亲自前往中原赈灾。刘秀在施粥点突然中暑晕倒,过康给了刘强一付方子让他抓药给父皇喝,并让他此事必须亲手去做。太子煎了药欲送进营帐,被阴兴拦了,说会替他送到,待刘强一转身,阴兴自己将药给喝了。阴兴只觉得头晕目眩,经太医诊治这是中毒的脉象,因为不知是何毒素混合而成,眼下只能通过施针暂缓毒性。太医责怪阴兴太过大意,应该珍惜生命,阴兴意兴阑珊道自琥珀死后,自己这条命只不过是在苟延残喘罢了。

太子和刘阳一起为父皇煎药,阴兴过去支开了刘阳后一脚踢翻药罐,他问太子这是谁给的药方?他且不让太子交出药方,但请太子务必立刻换掉药方。太子已然明白舅舅利用他做了什么,差点就令他背上了杀君弑父的罪名。

过母知道是过康让太子去送的毒药,斥责儿子太过糊涂,这是在害他妹妹和太子,过康则不以为然,他觉得自己没有义务承受母亲和妹妹这场豪赌的失败,他有必要为自己打算一下了。

太子来到北宫斥责母亲太过份,居然想假借他的手对付父皇,他对着母亲大声吼叫,称自己当日说过的话一直算数,他绝不会忤逆父皇做乱臣贼子的。母子俩为此事大吵了一场。

太子夜里梦到母亲,想到白天和母亲的争吵心有愧疚,想到母亲生辰将近,于是再次来到北宫询问母亲需要什么生辰礼物,过珊彤称自己什么都不缺,只希望能在生辰之日有儿子和皇上陪着一起吃一顿家常饭足矣,太子承诺定为母亲实现愿望。

太子跪求父皇答应母亲的生日愿望,在刘阳和阴丽华的一同劝说之下,刘秀终是答应了太子的请求。过珊彤借着生日之机取出一直珍藏在身边的当年刘秀出手相救时自己被劫匪斩断的一截青丝,向太子讲述和自己和皇上之间的恩怨情仇,并请求刘秀还她一杯交杯酒以断绝两人的情义。

第56集 刘秀在位三十余载开创建武盛世

从北宫回来后刘秀一直显得很消沉,阴丽华悉心照顾着他,她知道刘秀有心事,但他不说她就不问。刘秀称自己是万人之上的皇帝平日不能有自己的脾气,但在丽华面前他想做一个任性的文叔哥哥,他怕丽华会离开自己,所以他想任性一回但愿自己比丽华先死,他受不了亲人朋友一个个离他而去,他怕有一天丽华也会离开他,留下他一人坐在高高的朝堂之上,刘秀直说得泣不成声,丽华紧紧抱着她的文叔哥哥一再承诺生同衾,死同穴。

刘强请辞太子位,他对父皇说四弟有仁者之风,学兼数家之长,上应皇天,下悯万民,才识、胸襟都非自己能比,定能开拓升平盛世。是年,刘秀颁布诏书昭告天下,改立刘阳为太子,改名刘庄。

北宫传来消息过珊彤卧病不起,刘秀传的太医前往诊治,但侍女称过珊彤闭门不出不愿见任何人。阴丽华决定带着公主礼刘前去看望过珊彤,也许她会改变主意让太医太前去诊治。公主看着形销骨立的母亲感觉害怕,阴丽华好言劝过珊彤安心养病,过珊彤坦言自己从未把阴丽华当作姐姐看待,她一直把对方当成抢她夫君的仇人,火烧阴家、行刺刘阳、害死刘衡她统统都有份,她甚至都想亲手杀了那个负心的刘文叔,然后与他一起灰飞烟灭,只要她过珊彤得不到的,阴丽华也休想得到。她只怪刘秀当初舍身相救,否则她又怎会对他一往情深;若刘秀当年不落难河北,也不会与过家联姻;若自己早知有阴丽华的存在,又怎么纠缠于他二人之间痛苦一生。阴丽华表示都是造化弄人,她压根就没有恨过过珊彤,感情若能控制,她过珊彤又怎么任自己在嫉妒悔恨中生活。

吴汉病重,在病榻上留书给刘秀,提醒他慎大赦天下。

刘秀病重,他将阴兴叫到病榻前,刘秀称自大哥舂陵起事起他已戎马惚倥三十余年,如今虽有刘强辅政,但刘阳尚未能独挡一面,他要托孤于阴兴。

喝得醉醺醺的过康又来到一家酒坊,醒眼朦胧的他拉着一位姑娘就要人家陪他喝酒,姑娘转过头来赫然是琥珀的模样,还没等过康反应过来已经被姑娘扔出窗外摔死在大街上,望着死不瞑目的过康,尉迟峻和义女欣慰终于替琥珀报了仇。

刘秀大病初愈,阴兴却病倒了,阴丽华自责疏忽了弟弟,当日弟弟说要告假回家只当他有事要忙,阴识告诉丽华弟弟的病是中毒久治不愈造成的,再加上情绪郁结,施针也无法拔除,太医令已经尽力了,但无力回天。

建武三十一年,建武帝携皇后阴丽华与太子及群臣泰山封禅,他要告诉他的兄弟们,刘秀没有辜负大家的期望,建武一朝百姓安居乐业,天下终得太平。

公元五十七年,建武帝刘秀病逝,太子刘庄继位,是为汉明帝,同年邓禹病逝,永平七年光烈皇后阴丽华病逝,与刘秀合葬于原陵。建武帝和皇后阴丽华为后人留下仕官当作执金吾,娶妻当得阴丽华的千古佳话及一代建武盛世。

(全剧终)

以上就是秀丽江山之长歌行分集剧情介绍(集),相信大家已经有所了解了吧,希望能够对大家有所帮助!

昆明5大新客运站逐步启用11客运站年底关停
图怀孕女穿紧身裤的时尚搭配轻松做个时尚孕妇
绿色印刷——一场不得不为的“革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