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士的厨神生活第91章黑角匕首

2020-01-25 00:29:40 来源: 永州信息港

修士的厨神生活 第91章 黑角匕首

陆湛上了四楼,直奔户外用品店。

户外用品店的老板是个胖乎乎的中年人,店里还有一个年轻的店伙计。

陆湛进店,先是随便看看,翻了翻价签。户外用品果然都不便宜。

陆湛直接走到老板面前,“我打算自驾游,走人少的地方,往山上走。该准备哪些东西?”

老板从游戏中回过神,然后沉默地给了陆湛一张清单,接着继续他的游戏大业。

冬天出门该准备哪些,夏天出门该准备哪些,去戈壁要准备什么,去丛林又要准备什么,清单上面都写的清清楚楚。

陆湛照着清单买了全套,从衣服,到背包,到绳索,帐篷等等一切用得上的东西。

总共花了小两万。

龇牙!

真不便宜。

刷了卡,将双肩包往户外包里面一放,露出两只猫。然后背上户外包,打道回府。

吴望没跟着陆湛进商场,他就坐在路边花坛上,看着过往车辆行人。

当陆湛从商场里走出来的时候,吴望瞬间就感觉到熟悉的气息。猛地回头,就看到陆湛背着一个超大的包从商场出来。

吴望朝陆湛跑去,跑了两步,又赶紧停下。退回到花坛边,没有去打扰陆湛。

陆湛无视吴望,扫了辆小黄车,骑着回家。

葫芦娃坐在车篮子里,朝吴望咧嘴笑,笑得得意洋洋。

吴望咬咬牙,骑上自行车,追在陆湛后面。

陆湛没走大马路,专走小巷。

七拐八拐,周围就没了人。

陆湛突然刹车,掉头,看着追上来的吴望。

“干什么跟着我?”

吴望低着头,没作声。

陆湛说道:“你该清楚,我不可能收你为徒。”

吴望点点头,“我不拜师。我就想跟在你身边。”

陆湛笑了起来,问道:“跟在我身边做什么?”

“修炼!”吴望特别认真地看着陆湛。

陆湛盯着吴望,上下打量,“你有功法,随便找个地方就可以修炼。干什么非得跟我一起?”

“我没家。”

孤独的小兽,抓住一抹温暖,从此就认定了这个人。

陆湛平静地说道:“乔主任愿意认你做儿子。”

“我不要。”

吴望特嫌弃。

在办公室上班的乔大雨,突然打了个喷嚏,“谁在骂我。”

陆湛没再说话,和吴望说不通。

动动手指头,直接把吴望打一顿吧!

算了,还是直接掉头,回下河村。

到了家,一看时间,还不到三点半。他这效率够高的。

陆湛带着三只上楼。

陆明羽不在,估计是打麻将去了。

高新一般四点半才会过来。

陆湛将买回来东西放好,然后给周晨发了一条消息。

买车的事情,因为遇上过节,来不及上牌,只能推迟到国庆后。

陆湛决定借一台车,于是就想到了周晨。

黑客跳上陆湛的腿,陆湛摸摸它的头。如果只有他一个人出门,坐大巴,坐火车,坐乡村小巴,都没问题。

带着黑客三只出门,乘坐公共交通很不方便,一个动物托运就得让他抓瞎。所以只能选择自己开车。

周晨很快回了消息,“陆先生,29号那天我把车给你开过来。”

“谢谢!”

“陆先生太客气了。螃蟹宴算我一个,加上我哥,还有上次你见过的孙先生,可以吗?”

陆湛回复:“具体的你和苏老爷子商量。我只负责做螃蟹宴。”

“那行!那我就不打搅陆先生。”

陆湛翻了翻,他被拉进了班级群,上面写着高三三班。

好多熟悉的人在上面聊天。往上翻了翻聊天记录,都在聊国庆去哪里玩。

陆湛退出班级群,发现有好几个同学加他。

陆湛犹豫了一秒钟,全都点了接受。

紧接着就有人给他发来了私信。

没什么要紧的内容,都是问他现在怎么样?

大家不好意思直接问他的病情如何,就这么含蓄的问候。

陆湛统一回复了一句,“挺好,谢谢!”

然后就退出了。

拿出黑角,开始修炼。

经过反复修炼,黑角黑得越发纯粹,气质内敛。

陆湛打了一声呼哨,葫芦娃瞬间从地毯上站起来,跑到陆湛身边。

陆湛对葫芦娃说道:“走,我们下楼。”

葫芦娃一撒欢,率先跑了下去。

到了院子里,陆湛搬来几根柴火堆放在地上。

然后对葫芦娃说道:“喷火。”

“嗷呜……”

葫芦娃兴奋莫名,一口火焰喷了出来。

陆湛用灵力控火,点燃了木柴。

陆湛一边控制着火焰的温度,一边将黑角放在火焰上炙烤。

温度不高,七八十度刚刚好。

被火焰炙烤的黑角,经过陆湛双手打磨,开始变形。

《炼器基础篇》同阵法的结合,有种一种魔力,任何东西到了陆湛手上,都将变得不再普通。

原本弯曲的黑角被压缩,拉直,已经看不出原本的形状。

黑角被一分为二。少的那一部分被放起来,多的那一部分,在陆湛手中继续打磨。

陆湛的手指划过黑角,留下一道浅浅的凹槽。

刻刀带着陆湛的意志,沿着凹槽两边,在黑角上留下繁复的花纹。

黑角粉末落在地面上,积了薄薄的一层。

棉花张嘴,舔了一口,味道不错哦。

黑客嫌弃地看了眼棉花,真是一点都不挑食。

葫芦娃也凑了过来,舔舐地面上的黑角粉末。啊,真是一道美味。

黑客:呵呵!

在葫芦娃眼里,有不好吃的东西吗?

葫芦娃甩着尾巴,张着嘴,伸着舌头,眼巴巴地望着陆湛,多一点,更多一点。

在陆湛的手上,一把黑色的匕首已经有了雏形。

陆湛挥动刻刀,速度越来越快。

此刻,陆湛陷入一种很玄妙,很狂热的境界。

他有种体悟,什么木雕,石雕,炒茶,统统都是边角料。此时此刻,手中的黑角匕首,才是真正的炼器。

手很热,有种冲动,想要挥动黑角匕首。

陆湛果断丢弃普通的刻刀,以手为刀,控制着手中的力道,慢慢打磨黑角匕首。

感受着黑角匕首上面的纹路,感受着灵气的躁动,感受着它的力量。

温和,坚韧,却又无坚不摧。

陆湛明白,从今以后,他得丢弃所有的刻刀。他的刻刀,只有一把,就是黑角匕首。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在线预约
滕州市第二人民院
江西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
陕西权威妇科医院
河北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