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曲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19:00:21 来源: 永州信息港

洛夏两国为邻邦。洛国仗着疆土辽阔,物资丰厚,兵强马壮,多年来对夏国的边境城镇骚乱不断。夏王每每用奇珍异宝进贡,只为保边疆安宁。可,贪得无厌的洛王虽收宝却不履行自己的承诺,对边境的杀戮仍旧不断。更是向俯首称臣的夏王提出,奉贡王之女,方息边疆战事。  时,洛国内有反叛之将斩于玄参门(此将为前朝后裔)。其家属皆都伏法,唯有一子侥幸逃脱,此子为叛将前妻的儿子,随母亲相依为命多年,好诗词歌敷,对父亲的反叛之事,一慨不知情。  夏王之女于洛王三年奉昭前往京都,抵达京都之时先按国俗于淋森欲塔洗礼进驻一个月。方可进入皇宫。  故事写得就是淋森欲塔里的故事。  介。  桥下幻曲。  闹市纷呈,这长长的洛阳街巷。熙熙攘攘的人群,烟花星子的气味,街灯的色彩。融融恰恰。  桥上暖风穿行,他也会在一瞬间里感觉心暖如炉,像桥上每个普通的老百姓样。  桥底下风冽有声。  自己是在害怕些什么呢?还是十分疲惫了的身体本能着恐慌。  今天是除夕佳节,巡捕的官兵也应该收了势头了吧。可,他能离开这里么?也许,也许桥头就是一伙瞻头盼脑的官兵。  桥下有两个对立的洞,洞里黑黢黢的一片,有老鼠和乞丐。  呆在这里已经有了三天三夜了。未曾进食。长期在这般黑暗里,只有老鼠不安分才偶尔证明一下自己是灵长目。  他有些饿了,三天来次觉得饿。  他的手边有老鼠吃剩的烧饼。  他探出头来,张张嘴吸着街头传来的酒肉香味。  河上空无一人的船只。  渺入眼底的才子佳人,在河畔,在对桥,在临江伴湖的危楼上。细诉风花,密谈雪月。  河的上游有情人放下了许愿船,纸船在月光下,在微波粼粼的水面上,跌跌晃晃。有些正漂过他的眼底,有些漂远了。  向自己漂来的船只,他心里面还会颤抖着一丝幸福。  这千千万万的佳节热愿,都是冲着自己来的,或许还有他爹娘的愿望。是的,他们此刻一定是站在河的源头放这许愿船,他们一定是隐居到了山野,此时乔装成老百姓,来这里放船,来这里想念孩儿,希望孩儿快乐。  一定是这样,念着木儿,像当初木儿跟娘在礁心渡的沙滩念着父亲一样。  一定是这样……  可是,这究竟是哪里来的眼泪?哪里来的血肉模糊场景?  刑台,稠人广众。众目睽睽之下,千耳耸竖,反将汪湛,杀无赦。  ……  他感觉有股气从他的腹部一下子上涌到了头顶。仓促逼闷。  小时候他经常听父亲吟诗作对。那时的父亲岸然雄魄。但虽久经沙场的武将,双手仍能捉笔,柔勾顺提。  父亲的诗词大气磅礴,宛若雄狮脱缰,猛虎出笼。从他口中铿锵有力的一字一字谈吐出来,更是韵律十足。  他每次都会听得呆若木鸡——战场上,刃敌弑寇,朝廷上,忠君为国。  父亲沫星四溅地讲起那些故事,民族大义,国之惊魂。一个个激情洋溢的镜头,他混似身临其境。  跟父亲生活在一起的时候,他才十岁,无论是行军打战还是过平凡没有硝烟的日子。父亲都伟岸如山。山麓处,他在抬头挺胸地仰望。  可他不明白,十岁之后发生的一切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父亲要把娘亲和自己支走,父亲为什么要独自留守边疆,为什么他八年都没有回过家一次。更是为什么皇上要杀他们全家。而全国上下传遍,反将汪湛,反将汪湛,反将汪湛。乱臣贼子。  他是一生忠君爱国的父亲啊!随便给他一个十恶不赦的罪名也不应该强加乱臣贼子这四字。这四字,于他,太重了。  他想,幸亏,母亲在两年前已经死去了。可以免受这满门抄斩地惨凌。  但是母亲是怎么死的呢?  气血冲嘴而处,洒在几只米黄色的许愿船上。  月牙儿开始晃入桥墩的阴影里。看不见皓洁的月牙儿,他便更加心无托物。  嘈杂的闹市突然鸣起嗡嗡锣声,是皇宫里有人夜出都城。  他还听见,在一阵锣声后,安静下来的时候——  玉菲娘娘驾到。  他向后倾倒下去,本来浑身就已无力,现在,仅连思维的能力都让抽搐代替。  肉香淡了,锣声渐息了,烟花乍轰乍响,也开始失去节律。人们纷繁嘈杂的声音突然也绵延细长起来,淡下的分贝,渐拉成耳朵里重复的一首曲子,这曲——  有关曲子的记忆。  十八岁的夏季,他再次数清楚了,黄昏的天空从四面八方飞回的鸟儿,飞回湖岛的“礁心渡”。四百三十三只。离五百总是还有那么一段距离  一只飞回的时候,他自认为那是一只。躺在淋森欲塔的十一层高的楼檐下,他把眼睛张到,因为那是一只带来整个夜幕的鸟儿。  绵甜的女儿红搁倒了一地。枕在头颅下的,垫压在脚踝处的,凉凉的醒骨。  贴背的木板让他感觉热浪包卷,醉熏的他赶跑了上楼掌灯的下人。灯火会照出他潦倒红通的面孔。  甩破了一坛子未开的酒,他又枕席在湿润的木板上。  这时楼塔层的灯火燃了起来,这可证明下面早已灯火通明。  淋森欲塔进入深宵达旦的花天酒地。歌迷舞艳,一曲曲,一支支,结合富含才情的诗歌,反复吟唱,衣摆裙带飘飘不止。  这颓然的大雅,这扎金冠的大俗。  这举世无双的飞仙意境底层俗不可耐。  这里胭脂俗粉,超凡脱俗相聚一堂,上映欲望本色。  淋森欲塔,京都妓院。  名位,是因为此楼,是皇上下令建造的。  但在淋森欲塔的第十二层楼,圣洁之地。皇帝的所有妻妾,都必须在这里呆上一个月。  飞鸟曲。  十八年来,他还是次来这个地方。他本是要求到层的,他不知晓那里住着谁。  楼主说,十一层也很好,您只是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十一层也会很安静的。  不过,千万不要涉足十二层,那里是平民的禁区。  后来他还是听听到了楼底下杯盘撞击,男女欢笑的声音。  那是在他看不见鸟儿的时候了。娘曾说,要数到五百只飞回家的鸟,爹便会回来。  在他十岁以后,他就常常一个人赤着脚走到湖畔的沙滩上,躺下去,望着天空数到他点满了一圈围住自己的蜡烛也看不到一只鸟儿的时候,他才问娘亲。  他说,娘,今天我才数了四百只,还远不够数。可是现在天黑了,木儿点了蜡烛还是看不清天空。您说,能有什么办法让我在夜晚也能数飞归的鸟儿。  他孩子气地沮丧着脸。  为什么,点了这么多蜡烛,天空还是这么黑。  娘亲缓缓拉起木儿的手说,天空很快就会再亮起来的。等它亮了,就会再有鸟儿飞回。天空也需要休息,它黑下来,是因为它累了,就像人疲惫了需要休息一样。  他被娘亲欺骗了,她温柔慈善的脸,随着皱纹日益俱增,她的谎言却一直未破。一天又开始了,娘亲说,又要从头开始数起,  一天又开始了,从黎明到黄昏。沙滩是自己个人的游乐场地,每一只飞鸟都会让自己兴奋。下雨前,娘亲总会到他身边,撑伞。落雪了,他还是一个人在积不起雪来的潮湿沙滩上,湖没有结冰,随时都有可能从湖的上游飘来船只,父亲的战船。  一,二,他每天重复着,三到四百只。除了跟娘亲学习外,他八年就这么度过了。  他一直都相信,爹会回来。  在他跟娘亲过生日的时候。他们总是虚位以待。席桌上,那空缺了八年的上座。座位还是那么干净,甚至会有人的温度,仿佛父亲才刚刚离开一样;元宵佳节,他会跑到沙滩上去担忧好看的烟花会不会伤了那些夜归的鸟儿。他甚至会前去阻止,跟那些大孩子相缠厮打起来。打斗中,四肢的生疏会让他认识到曾经跟父亲学过的武艺都抛诸脑后了。他完全运用不上。被打得皮青脸肿后,回到家里。一脸孩子气得愤怒,对案桌前写字的娘亲说,娘,明天教我武功。  他不会哭,因为父亲说过的。当你可以哭的时候,全世界也就只剩下你一个人,那样,便没有人会看到你的眼泪,你还是勇敢的。  娘说,父亲会乘着战船风风光光回到湖畔的,载满皇帝赏赉的物品和功勋。  他说,会有很锋利很明亮的宝剑吗?或者厚钝的大盾……,那样,我就可以不用再被那些家伙欺负了。  在娘八年漫长的等待岁月里,湖畔那块青仓石是的见证。那是一块很大的,如翡翠般颜色的石头,鹤立鸡群于黄色沙滩。娘每个黄昏都会有一段时间呆在青仓石上,或站,遥望那条缥缈的河,河水顺流入湖;或蹲,镌刻上自己写的诗,那些隽永含蓄的诗,思念的河水逆流而上,觅源而上。  他从小识读书经,但思维的深度还不够火候释读娘亲诗句里只字片句。他只能畅通的认识出表层的字,并流利地朗诵出来。  漆黑的天空再也不用数几多鸟影如何掠去。  父亲始终都没有回来,就像从没有数到五百只飞鸟那样。  现在就算数到五百只飞鸟,五百只载来的将是父亲一生的愧疚不安,载去的却是娘亲期许的残生。  他在奄奄一息的娘亲面前,蹲在床榻旁,挽握着娘亲冰冷的手。久久凝望她苍白的面孔。  逗留了八年的泪水还是伏输了,挨依着眼角,就那么轻而易举如同眨眼简单地滑出来了。那一刻,娘亲的手掌松了,眼睛闭了,眼泪落了,全世界只剩下自己一个了,不会再有谁看到了。  他突然萌生了一些恨意,为了保家卫国,就可以不要孩子和妻子了。  而娘,的遗言却是,不要怨恨你的父亲,永远都不要。  孩子,等五百只飞鸟飞回,父亲便会回来。  飞不飞回,于事于人还有什么意义。  不告知孩子的秘密。  礁心度居住的鸟,哺育孩子到能飞的时候,自己便离巢而去,自潜入深山,永不回礁心渡。  礁心度总共四百五十只焦心鸟。那些容不下其他群种的鸟,一并驱赶异己。  八年前,你父亲将我们迁到京城,名为迁居。实为休妻休子,你父亲在皇帝面前道了这一事情,皇帝也已经许可。  孩子,娘亲一直不敢告诉你,到死了也还不敢告诉你,八年前,我们便就相依为命了。  你父亲有了新的妻子,新的孩子,新的家庭,新的梦想。  曲境通幽处。  外面稀疏的星光,月影也很清淡。  传来琴声,曼长的声调逐渐缩短频率,一节一节环扣起来,成了煞不住的情曲。  月光变得蒙胧起来。他起身,往下望星罗棋布的万家灯火。他将脑袋探出护栏,背靠着它,引着脖子上仰。十二楼的灯火被微风吹得晃来晃去。  离琴只有一板之阁,它便显得与心无间。这一定就是传说中的《夜狱殇》。来自夏国。  作曲者更是色倾天野的夏国公主,费玉菲。  琴之音,勾心止意。他不由自主地陷入了。  《夜狱殇》,是一个男孩子与监狱的故事。里面有往事关乎爱情,有民族大义关乎俘虏  男孩子入狱后,女孩子也随后因辱骂大官继而入狱。他们没有关在一起,她总是能独自听到他被刑法折磨的叫声。  他每叫一声,他便用牙齿在地牢的铁杆上狠狠磨一下。因为他们没有关一起,男子在不久后便处斩,而女子仍旧不知情,她只要听到牢房里有人痛苦的号叫,她便磨牙。  女孩子死了,魂却一直留下来,当阴冷的地牢响起地狱刑法一样,叫苦的声音的时候,啾啾磨牙的声音便会响彻地牢。  琴声落定后,他已然泪流满面。他虽不懂夜狱殇的故事,但是他在曲中总能感觉到尸体上在开长胜不败的花,花朵浓香。  梦境里礁心度的湖都冰冻三尺,娘亲和父亲站在被冻结了的战船上。冰屑锁身。但是冰屑掩藏不了父亲威严的脸部轮廓和气质。娘亲温柔的眼神。  一曲霄歌,两回情殇。  他还没来得及煞住眼泪的时候,灯被点亮了。  他看到一个容貌清秀的女子。银色簪子,吊缀在灯光下火星闪闪。发髻很高头发整洁。被那根银色簪子锁得牢牢的。  你能陪我一起去十二楼吗?  他收不住难看的表情便顺其自然不再掩饰。颓废的表情是自己能想像的沮丧。庆幸的是,他已然感觉不到脸在发烧。心里面出奇的安静。  她的话里含有邀请之意。  楼主说过,十二层是平民的禁区。他轻声说。  相信公子不是那种恪守世俗常规的人。你眼泪证明了你内心的不安和善感。  不瞒公子,请公子上楼,是有事相求。  那好吧。  她走在前面双手手掌叉在一起,点蜡烛的火子筒夹在两个大拇指之间。  白里带绿的丝绸衣裳,从容优雅的步子,清秀脱俗的脸蛋,使他觉得她便是传说中的费玉菲。  他提起腿,有点麻木,趔趄一下,绊到了地上的酒瓶。腰一下向前猛倾倒。  没有摔倒,他正起身子的时候看到她回头对自己笑。  小心点。她说。  曲本音源,曲曲因缘。  这是一层音之楼。别过门旁两个呆若木鸡的武士,他跨过了那道门。  整个房间充满塞外木茶香味,让他感觉每一处布置都成了琴的弦位。  四周墙壁包括地板和天花板,都是木色。  一条整体木色,但间镶有黑色午巴草和泥黄色甘虎草的地毯,一直铺到屋的尽头,直入走廊。  房内从天花板上,垂下许多风铃,叮当微微作响。屋的左边靠墙有一张木马式的底部弧形靠椅。椅的构造是根根如琴丝的细木。  走廊的扇形道口,盘满木茶一样的色彩带有清新气味的花。  满屋凝神香味。  他在注意屋内横放的屏风的时候,那女子站在屏风旁叫他。  屏风立在左边,挡住了一小块的空间。屏风是屋内的白色,上面锈着百鸟斗艳图。五光十色栩栩如生像是斗奇争艳的弄姿舞俏。但一双双淡然的眼睛。使它们变得与世无争,只在优雅无邪的屏风里。这满屋的琴音里。   共 14553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疗男科好的专科研究院
云南癫痫专科研究院
先天性癫痫病的病因有哪些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