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荣耀奋战的猪队友让游戏陪练走出灰色

2019-03-05 18:40:53 来源: 永州信息港

在以往的竞技游戏讨论中,大家提到「天梯」「上分」,无论是FPS、RTS还是近年来火爆的MOBA游戏,常会刻意提及单排分数。拿DOTA2来说,职业战队招募新人时,往往会有基础要求「6500以上的SOLO MMR」之类。

这就让「单排」变成有些神圣的一个字眼。一位玩家若实力有限,不然便认清自己的界限,徘徊在某分数段「鱼塘」,不然便寻求一些来自灰色地带的帮助,比如代练。而这些代练为了保证效率,甚至往往动用外挂,也就更为人所不齿。

但自从荣耀火爆,大量以往鲜少参与竞技游戏上分(很可能是人生中次)的,传统意义上的非核心玩家进入排位系统,游戏的社交性愈发增强,而MMR的意味也在逐渐发生变迁,大家不再刻意区分「段位」是否来自单排。其实这一变化在LOL中便已悄悄发生,但荣耀的用户基数将这一现象更上一层楼。由此,灰色的「代练」也就悄悄向正规的「陪练」转变。

传统意义上的非核心玩家,包括年纪更小的中、小学生,平常不参与竞技游戏的女性玩家,以及本来已时间精力不多的上班族,尤其白领。单排上分对多数人而言是条漫长之路,组队对这些时间精力不足的玩家无疑是条捷径。哪怕上分不易,在组队鏖战的过程中,游戏的社交性也得以发挥,不会让人觉得「亏」。

如果我们留意社交媒体,会发现有很多人乐意晒出「大神带我上分」「主播带我上分」的战绩。这些大神和主播都是他们的朋友么?可能不。如果你留心荣耀的公频喊话,会发现陪练根本就是一个在阳光下迈开大步的生意。不仅一些高分大神主动出价带人,一些公司也有组织地搭建起陪练平台,段彬的「猪队友」就是其中之一。

猪队友在上线之初是个开黑辅助工具,像YY一样为玩家提供顺畅的私密语音房间,其效果比荣耀游戏内语音更好(对于大多数语音房间,这是必然的)。然而,段彬意识到「竞技」与「社交」的结合会使陪练成为一门生意。近三个月,猪队友「进化」成了陪练平台。

左二为猪队友创始人段彬

段彬从事游戏行业已多年,此前曾创立过筋斗云游戏。在那之前,段彬更是一位参加过不少赛事的电竞选手。多年的资源积累使他快速找到了不少可以提供陪练服务的「大神」——高校电竞社成员,吧陪练,职业战队的教练、陪练、替补。段彬将他们划分为不同等级,在猪队友上做起了「滴滴打车」一般的陪练生意:

快车:在平台上认证的无组织散户,星耀段位;

专车:与猪队友达成合作的组织之成员,比如高校电竞社,各处接单的专业陪练组织,电竞俱乐部等,30星段位;

豪车:在猪队友办公室全职工作的大神员工,段彬组织的「PM战队」成员,50星段位。

然而,即便资源众多,段彬却不是早投身「荣耀陪练」产业的;真的比拼上下游资源积累,那些一直隐藏在淘宝等平台的「多年老工作室」可能会更胜猪队友一筹。不过,段彬仍然找到了突破口,他决定从上下游两方面同时下手,挑战传统的陪练平台。

上游方面,平台与「大神」的利益既统一又对立。一方面,平台帮助大神接单,另一方面,平台也抽取大神的劳动所得。在一些劳动密集的工作室中,平台与选手的分成甚至达到七三开。这就使得大神在积累足够多客户资源之后,总会为摆脱抽成而直接「接单」,将曾经提供渠道的平台甩在一边。

下游方面,玩家从来不会对平台抱有信任。玩家一面寻求陪练,一面又害怕风险,当他们花钱请到大神陪练,无奈仍然大输而特输时,不只是责怪大神这么简单,而直接会认为平台「没用」「骗钱」从而愤然流失。

持续3局游戏的陪玩订单

针对大神的流失,猪队友承诺「永不抽成」,这就消除了大神与平台之间的隔阂,让平台有了一个互联公司的样子:不追求一时利益,追求长远的用户与流量。而针对用户的担忧,平台为他们提供了更为保守的选择:上分保险。

上分保险可以如此解读:用户在购买陪练服务时,用陪练服务价格的一部分(通常为10%)购买增值服务,如果陪练局打输,将获取一定比例的赔偿(通常为陪练单价的100%)。举个例子,一位花50块钱找陪练的同学,只要交5元「保费」,在输掉比赛时可以拿回50元赔偿。

增值服务的价格及赔偿的比例并非一成不变的。对于在平台毫无积累的新用户,10%的增值费用和100%的比例是个起点。如果用户的陪练局胜率颇高,在段彬的规划中,增值费可逐渐减少至5%,而赔付比例可提高至200%。反之亦然。

保险并非儿戏之事,然而在陪练平台上,对保险的精算反而变得简单。一方面,平台上的比赛数据较为透明,容易参考;如果将来腾讯开放接口,可以纳入用户一直以来的排位状况,有价值的数据就更多。一方面,大体来讲,只要购买增值服务的对局胜率达到50%以上,平台的资金就是安全的——如段彬所言,如果平台陪练胜率连50%都到不了,那已经不是保险的问题了,陪练本身也就别做了。

段彬表示,猪队友目前的陪练胜率在70%左右,认证大神1000人以上,日单量超过1000。段彬表示这离他们的目标还很远。

荣耀每天有9000万以上的对局,其中5000万场匹配赛,4000万场排位赛,保守估计有2%的对局有陪练需求,那也多达80万局。即便消化其中的1%,也有8000单之多。

然而,猪队友承诺「永不抽成」,那么即便他们能做到每日8000单的流水,又该凭借什么盈利呢?对此,段彬的打算并不局限于「陪练生意」,而是一些更远大的什么。

「寻找高分玩家一起玩,是玩家自发的行为,不只为了上分,也为了游戏体验,不被『猪队友』坑,」段彬的思路与多数陪练从业者迥异,「我们不一定要说猪队友是陪练平台,我们又不从陪练赚钱。猪队友可以是个「电竞教育平台」,可以是个游戏社交平台。我们的语音系统这么好,大神们带人打游戏的过程,也是大神们教人打游戏的过程。」这其实不难理解。在高分局里,人与人的沟通必不可少,仅靠「大神」的努力就能拿下比赛胜利,恐怕在星耀、段位根本行不通。玩家付费寻找陪练,也是在寻找指导,这同样是一个提升自身的过程;与看视频、看直播相比,又多了一分亲身参与的体验。

史玉柱曾经说,在付费游戏里,免费玩家是付费玩家体验的一部分。具体到荣耀,与其说陪练平台为了自身利益拉伸了游戏的产业链条,不如说陪练平台正是游戏内部需求的外延。当猪队友承诺永不抽成时,陪练其实就不再是一门公司对玩家的生意,而是玩家之间自发的生意。陪练平台也从资源密集的血汗工厂,变成了提供产品和技术的互联公司——这与传统的「代练」「工作室」既非同种模式,也不处于一个境界。

也因此,猪队友的商业模式完全不寄托于陪练本身。我到达猪队友办公室时,30位左右的「豪车」选手正在紧张地练习或接单。段彬说,在寻找大神的同时,他组建了「PM」战队,并以职业化的方式运行。猪队友不只是一个陪练平台,也是一家荣耀俱乐部,俱乐部所能想象的一切商业模式,猪队友都可以想象。

也许只有曾为电竞选手的段彬会舍近求远,寻求这种崎岖的变现之路。但与此同时,猪队友也可以昂首挺胸地表示,我们的陪练不在灰色地带,它很阳光。

其实,无论是陪练生意的火爆,还是围绕俱乐部的商业模式,都离不开荣耀这个生态核心。作为一个打了20多年游戏的老选手,段彬非常清楚荣耀也有自己的生命周期。

没关系,什么火我们做什么。电竞是个朝阳行业,这种模式可以覆盖到将来的很多游戏上。

在荣耀奋战的猪队友让游戏陪练走出灰色

我们近上线了「吃鸡」(绝地求生大逃杀)的陪练业务,和荣耀类似。

正因为猪队友将围绕「资源」的传统陪练变成了围绕「技术」的平台社交,他们才可以将同样的模式延伸至其他游戏。

今年3月,猪队友拿到了来自纪源资本的天使轮投资。模式确立后,猪队友的日单量增速突飞猛进,到了9月已经达到日均1000,是8月的10倍之多。这种成长速度印证了段彬的判断,至于如今的资本是否还会像3年前那样喜欢「流量大、商业模式不稳定」的项目,大概要看「上分保险」的表现了。

同为创业公司也想求报道(请猛戳这里或加 zy )?只要你们对产业正在产生影响、或未来可能有颠覆效应,就都是我们的关注对象——无论大小。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