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嫡妃 第389章 苏纯死了

2020-01-17 01:12:12 来源: 永州信息港

鬼医嫡妃 第389章 苏纯死了

一秒记住【34中文.】,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心看看暮云兮,唇畔微微勾起一抹弧度,伸手扶着她的胳膊,另一只手轻轻的覆在已经隆起的肚子上。

“不管如何,这个小东西能平安降生,我们才能松一口气,好了,外面凉,你还是进去歇着吧!”

天心将扶着暮云兮往里走。

看着两人进去,天师从角落处走出来,眼底神情带出意思阴暗,没想到,事情竟然会这么顺利。

这边暮云兮和天心刚进去,小牙和锦瑟就从里面走了出来。

“云兮姐姐,你方才交代我们的事情,都完成了!”

锦瑟扬起脸,鼻尖有一处墨迹。

暮云兮唇畔一挑,伸手给他将鼻尖的墨迹擦去:“好,你们两个真棒,快去进去休息一会儿吧!”

两人得到夸奖,脸上带出了笑,起身朝房间里走去,刚才龙千羽送来的点心还是热乎的呢。

“呜呜呜……”

这时候,角落里传来一声低沉的叫声,两人猛然间转身,便看到墙角的榕树下,兀麟那肥硕的身子。

“兀麟,你怎么会在这里?”暮云兮惊呼一声,朝兀麟招招手。

兀麟依旧是平常那般骄傲的模样,看暮云兮招收,本能嫌弃的一扭头,可是转眼看到她手里竟然拿出了扭头,瞬间就忘了那高冷的姿态,像个皮卡丘一样,两条小短腿摆动,晃悠着身子冲到了暮云兮跟前。

“人家都说兀麟是神兽,怎么就这么点出息!”

天心撇撇嘴,忍不住吐槽一声,然而,就在她话出口的瞬间,兀麟猛然间抬起头来,那黑溜溜的眼珠子瞪着她。

“哎呀,忘了它能听懂人话!”

天心脸色一凝,紧忙躲到了暮云兮跟前。

天心倒是看着兀麟来到昭阳王府的,可是她向来专注的是草药,从来没有照顾过兀麟,跟着小东西也没有那么熟悉。

暮云兮嗤笑一声,转身又从旁边的桶里挑出一块牛肉。

步杀和夜归都跟着修捷廷走了,如今没有人喂兀麟,估计是饿坏了,就跑来了这里吧。

“左右这小东西自己过来了,你就让它留在这里吧,听说它晚上是不睡觉的,还能帮你警醒一些,关键的时候,还能保护你当呢!”天心想了想,说道。

兀麟的战斗力,她可是亲眼见过的,之前那苏辰逸的身上那密密麻麻的窟窿,恐怕就连师兄的暗器也做不到。

“也可以,左右在这个院子里不能出去,时间长了也会乏腻,让它留在这里,无聊的时候,倒是可以跟它解解闷。”

说着话,暮云兮伸手去摸它的头。

兀麟的头就跟老虎的屁股一样,摸不得,刚刚碰到的瞬间,兀麟猛然间抬起头来,浑身防备的炸起了身上的毛,不过,看到是暮云兮,很快放松下来,跟一萌宠似的,任由她摸。

“啧啧啧,竟然连兀麟都收服了,要说你也是真有本事!”

天心说着话,试探性的伸手,然而,还没碰到就听兀麟一声低吼,伸出去的手又迅速抽了回来。

还,还是算了吧!

众人在外面喂兀麟吃的,很快,正对着大门的法台上,又有人了。

这场做法,大家都心知肚明不过是个幌子罢了,天师也不过是做个样子,平常的时候,他会在房间里修炼,而东南西北四个法台上看守的不过是请来的四个护法。

如今苏纯已经被赶出了昭阳王府,新护法便重新找了一个人,也没有什么大动静。

接下来的一天,比平常更加平静,赤炎府并没有找上门来,这法师除了另外选了一个护法,也没有再说什么。

这样的平静,倒是让人有些担心了。

暮云兮在房间里看古籍,如今锦瑟在身边,天心不能教她,就由暮云兮来教。

这孩子很聪明,也很好学,有些事情,一点就通,倒是小牙,简单的问题,跟他说好几遍都记不住,暮云兮也也不勉强他,索性让他在旁边练字。

本以为这一天就这么过去了,可就在傍晚的时候,天心回来,一脸慌乱的进了昭阳殿。

“云兮,不好了!”

天心回来,看那样子还带几分轻喘,满脸着急的模样。

“怎么了?你慢点!”

暮云兮上前扶了她一把,伸手将杯子带到她跟前,看她一脸惊慌的模样,也不由得跟着拧起了眉头。

天心伸手接过杯盏,咕咚咕咚喝了两口,这才继续开口道:“云兮,不好了,苏纯被人杀了!”

“你说什么!”

这一次是暮云辞吓到,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身子都跟着晃了一下。

“我也是刚刚收到消息,这就赶紧过来告诉你,还是有个心理准备才好!”天心的眉头拧成一个疙瘩。

“之前不是还好好的,为什么会被杀了?”

暮云兮眼神之中多了一丝茫然,谁敢在荒州的地界杀人?更何况,还是赤炎府的大小姐。

“是啊,听说她是从昭阳王府出去之后,怒气冲冲的回到了赤炎府,然后跟老爷子发了一通脾气就去睡了,结果傍晚丫鬟去叫起,人已经凉了。”

天心一口气说完,抬头看向暮云兮,想了想,又说:“苏纯是从昭阳王府离开的,恐怕,老爷子很快就要找上门来了,我们得做好准备啊。”

“事情到了现在这一步,我们作何准备都没有用!”

暮云兮将手中的杯盏放在桌上子上,拧起眉头看向天心:“如此看来,是有人想要挑起我们和赤炎府的内讧,好从中得利!”

“真是可恶!”

天心猛地一拍桌子,脸上瞬间多了几分愤恨的神情。

虽然她平常跟苏纯互看不爽,可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如今就这么死了,心中肯定是难过的。

“王妃!”

就在两人说话的功夫,外面急匆匆老进来一个侍卫:“赤炎府老爷子和长老们来了!”

“这么快就来了!”

暮云兮冷哼一声,朝那侍卫摆摆手:“请进来吧!”

“用不着请!”

不等侍卫起身,院子外面已经响起了老爷子说话的声音,随着声音落地,赤炎族几个身居高位的人就到了门外。

暮云兮如今不能出来,就站在门口,看着那些人,问道:“几位来势汹汹,可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

她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说话的同时,目光在周边几个人身上扫过。

“你这个妖女,害死我的纯儿,你纳命来!”

老爷子说这话,猛然间伸手抽出了长剑,只是,还不等他出手,就听当的一声,龙千羽先给他挑开了,迅速转身到暮云兮跟前。

“在昭阳王府对王妃拔剑相向,还请老爷子考虑清楚!”

龙千羽的声音比平常更多了几分沉冷,说话的功夫,周边呼啦一下子围上来一队士兵。

暮云兮看着周边的情形,最后看向老爷子,开口:“如果您说的是将苏纯赶出昭阳王府,我认,毕竟,我在孕期脾气暴躁,不喜欢有人在我耳边叽叽喳喳,可您刚才说害死苏纯,你最好调查清楚再开口。”

“你,你还敢狡辩!”

老爷子一双眼睛通红,手中的宝剑再次指向了暮云兮:“纯儿是被你赶出去的,回到赤炎府的时候,还好好的,定是你气不过,派人将她杀了!你这个恶毒的妖女!”

“您的想象还真是丰富!就算你说是我杀了的,您的证据呢?没有证据就来污蔑本王妃,就算你是赤炎府的老爷子,我也不会出任由你随便欺侮!”

暮云兮的声音沉了下来,看向老爷子的眼神也多了几分凌厉。

然而,这一次让暮云兮惊诧的是,老爷子听到她这声音,脸上的表情更加激动。

“证据,这就是你杀人的证据!”

说着话,老爷子猛然间伸出手,手中多了一枚金色头的银针,那头上还有特殊的兰草压花。

这银针的确是暮云兮的东西,是瞎子给她做的,上面的兰草压花,也是瞎子为了避免她拿错了,特意刻上去的。

只是,自己的银针平常都是好好收起来的,怎么会到了苏纯身上?

暮云兮紧忙拿出自己的银针,核对之下,竟然真的少了一枚!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正在暮云兮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老爷子的声音再次传来。

“这就是从纯儿身上找到的,这就是证据,你还敢说你是无辜的!”

老爷子眼底一片烧红,说着话,朝旁边赤炎府的人喊道:“给我将她绑了!”

“我看谁敢动!”

暮云兮一愣冷喝,将上前的士兵吓住,站在原地不敢动,随后,她再次转向老爷子。

“您可是在苏纯身上只找到了一枚?”

暮云兮看向老爷子,迎着他的怒目,没有丝毫躲闪。

“一枚还不够!”

老爷子依旧瞪眼,要不是后面长老拽着,他现在恨不得将暮云兮碎尸万段。

这个可恶的女人,自从她来到荒州,就没有发生过一件好事,真真是天煞孤星!

“这枚银针,对穴位的刺激性相对很小,就种程度,仅凭一枚银针,根本不能致人死地!”

暮云兮说着话,抬头朝赤炎府众人看一眼,紧接着又加了一句:“我不知道这枚银针是怎么到了苏纯身上,但是我人一直在昭阳殿,不可能出去,就孙派人杀她,也不会用银针。”

上海中大医院预约挂号
重庆华肤医院的地址
贵州癫痫医院那家好
深圳哪家医院癫痫病好
枣庄治疗男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