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筵 第二章:六道皆猖獗(第十六节)

2020-01-17 00:20:22 来源: 永州信息港

冥筵 第二章:六道皆猖獗(第十六节)

“这位先生谢谢你,请问贵姓,我叫高岗。”那男人向方柏林伸出手,举手投足之间尽显儒商之风。

“小事而已,高先生是名人了,谁人不晓啊,我姓……”方柏林的手刚刚握过去,高岗的响了。

他看了看沉吟了一下,向方柏林歉意地笑了笑,就接了“老孙,什么事,在现场啊。我不是说了吗,我不缺律师。什么?你说我还可以见阿文,这倒是闻所未闻……”说到这,高岗看了看方柏林歉意地笑了笑,然后走到一边。

“他姓方,记下了。你这样,把他号码和名字发我一下,对对对。我不多说了,太太刚刚晕倒,才刚醒过来,没什么事,你不用过来了,有心了有心了。好,再见!”高岗挂了,转身对着方柏林歉意地伸出手“不好意思,刚刚朋友有点急事找我,先生贵姓。”

“我姓方。”方柏林也大方地伸出手去。

“方先生不介意的话,留下,我改天致谢,今天实在是……”高岗指了指她太太。

“举手之劳而已,高先生你先忙吧,再见。”方柏林摆摆手,又笑着做了个再见的手势。

眼睛到处搜索自己的外套,这时候那个表情肃穆的少女走了过来,递给他外套“谢谢你”,说完把外套往他手上一放,自顾自地走开了。

方柏林一时还没反应过来,不知道要不要说谢谢,那少女已经走到那班人中间,自始至终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

“柏林哥,没见着明星啊。”梁明达苦着脸走了过来。

“高岗一家还不算明星吗?”方柏林笑着反问。

“那倒也是,可……我们怎么进电视台啊?”梁明达指了指电视台大门。

方柏林点点头,正想着要不要给韦仲新打让他带自己进去,可是又想到,我进电视台的理由是什么?好像不够充分吧。

这时候他的响了,是陌生,本想一下按停,想想还是接吧,真是那种推销广告就立即挂掉。

里一把带有磁性的声音“请问是方柏林先生吗?我是孙铭宇先生的朋友,我姓高。是这样的,有件事我想委托方先生的,我儿子昨天不在了……我想见他最后一面,请问方先生方便现在来一趟电视台吗?”那把声音说到最后,声音有点哽咽了。

“可以”方柏林平静地说。

“那请问你什么时候到?”那把磁性的声音又响起。

“十秒钟后我们可以见面了。”方柏林探出头去向着高岗挥挥手,高岗一愕然,随即满面笑容跑了过来,身后的保镖如临大敌,蜂拥而至。

“高先生你好,我是方柏林。”方柏林主动伸出手。

“真没想到会是你啊,真没想到……是你。”高岗有点激动。

“好了,请高先生告诉我,你想我怎么做?”方柏林和他并排走在一起。

“我儿子的事,想必方先生也略知一二,我们全家人很想再见他一面,昨晚我打了一个晚上的,动用了我所有人脉关系去找法师,都没有一个法师接手,说是叫‘生死…’什么,那天去的都很难对付,最后有个什么‘生机’公司主动联络我,说他们能办,劳务费是十亿。我今天早上在想,真的再找不到人帮忙,十亿我也认了。我们就想见见阿文啊,刚刚的情况你也看到了……”高岗叹了口气,方柏林看他双眼通红,面容憔悴,也许昨晚根本没睡。

“现在这样,那个胖胖的是你侄子,也是这个台的台长吧?”方柏林指了指前面的肥胖身躯。

“是的,是我侄子,阿文堂兄,方先生有什么尽管吩咐。”高岗连连点头。

“帮我准备一个安静的会议室,我要和大家开个会。”方柏林想想又补充“把徐石和高台长也叫上吧。”

“好的”高岗叫停了高台长,在他耳边吩咐了几句,高台长连连点头,忽然抬起头大声说“叫那女人干嘛?我早就把她轰走了,不是她,弟弟也不会……”说完又擦眼泪。

高岗重重地拍了拍他肩膀“听我的好吗?”

高台长点点头,对身边的人说“打,让那女人滚回来,立刻马上……”

“哪个女人?”旁边的助理一头雾水。

“徐石那条毒舌、毒蛇。说起就来气,一个女人起这么个名字,打啊,看我干嘛?”高台长几乎跳起来咆哮。

旁边的助理吓得连忙跑开“回来,我要用会议室,马上收拾好”高台长抹了把眼泪

“阿兴过来,给你引荐一下,这位是方律师,我打算请方律师帮我处理这次这件事。”高岗向高台长一招手。

高台长来到两人面前和方柏林握了握手,心里在想‘二叔身边这么多律师,为什么要挑这个律师帮忙’,但当下还是毕恭毕敬。

“这是我侄子,这个电视台的高台长高兴。”高岗引荐两人相识。

“这样,我也不浪费时间了,我们直接进入下一步的处理吧,我们到会议室谈吧。”方柏林边走边说。

刚一坐下,方柏林就示意梁明达出去溜溜,再找个地方休息,梁明达走后会议室只剩下七八个人。

“好,现在开始,首先我对令公子的离世深表悲痛,事已至此,首先我们要解决当前的一大难题。这也是本次高岗先生聘请我的原因。高孝文先生是昨天下午四点半跳楼自杀,根据媒体报道,昨天也是高孝文先生的农历生日,请问高先生这对吗?”方柏林目光投向高岗。

高岗点点头,哽咽着说“1989年农历九月初十,下午四点半出生的,好像昨天发生的事情。”说完轻轻抽泣起来。

“高先生请保重”方柏林心里像压了块铅,极不好受。周边的高兴,还有其他亲属纷纷上前安慰。

“好的,根据道家记载,在生日那天自杀的日子叫‘生死忌’,就是生日和忌日同一天,自杀的人往往不能成为鬼魂或阴灵,因为他们满腹怨气,老是惦记着自杀前发生的人和事,所以他们往往比穿红衣自杀的女鬼更厉害。而且他们的身份已经超越了鬼,而是叫‘幽聻’。‘幽聻’是什么呢?传说人死后变鬼,鬼死后变‘聻’。‘幽聻’是什么?它是仅次于‘聻’的一种生物体,比怨灵、鬼魂、古曼童等的念力和怨气更加强、因为‘幽聻’和‘聻’的最终归宿是浮游在无边无尽的虚空之中,受尽孤独痛苦。你说假如你是‘幽聻’你愿意走吗?

方柏林留意到,在他介绍的过程中,那个短头发表情严肃的女孩听得最认真,不时点头。自己不经意与她目光接触,发现她虽然酷酷的不爱说话,但双眸清亮,林下风致,自有一派娴静超逸的气度。

“呵呵,这么热闹啊。”门‘砰’地被推开,一个三十岁左右衣着时尚的女子出现在大家面前,丹凤眼一转,看到室内人的表情,也知道冲着自己来的,柳叶眉一挑“高台,是你请我回来的吗?”

“坐下”高兴厌恶地白了他一眼,那女子毫不在意,脱下了外面的披风走到会议桌的另一头甩,径在坐了去。

就这个动作,使她丰满的上位跌宕了一下,女子拉开手袋掏出“小娟吗,帮我买个‘星爸爸’冰咖来会议室,你们要不要?”边说边用比划了全场,看看没人反应继续说“一杯够了。”然后挂上顺手扔回手提袋,她就是徐石。

“我可以继续吗?”方柏林心里对这个女人没有好感,这时候高岗响了,他捂着嘴巴说了几句,然后点点头挂了。随即说“请方律师继续”

“你就是孙老板介绍给我……的方律师吗?太好了,说说我们应该怎么对付那只鬼吧。”徐石故意加重那个我字,好显示与方柏林之间的关系熟络。

“我想啊,各位,先小人后君子我还是先报价吧,大家以为如何?”方柏林成心杀杀这女人的威风。

“哦,那也应该。”徐石双手交叉在胸前,一副自得的样子。

“如果是电视台、徐石、高先生一起聘请我完成这次的工作,本次我一共收取三笔款,电视台650万、徐石150万、这里算高先生最有钱,那就……”方柏林停了停,看了看在座的眼神,眼光不经意与那短发美女接触,看到她刚好也在看自己,眼中闪过一丝不屑。

“高先生是150块”连方柏林自己都笑了。

“方先生…..请你解释一下,为什么要收我150万好吗?”徐石气呼呼的,方柏林饶有趣味地看着她不停起伏的上围。

“两个理由,一、你是导致这次悲剧的主要人。第二、你今年光收了书的稿酬就650万,当破财免灾吧。”方柏林轻松地说。

“什么叫我是这次悲剧的人,你现在做节目,没点噱头和卖点会有收视率吗?”徐石觉得燥热难当,手边又没有扇子只有用手不停扇着。

“现在络这么发达,民会给与中肯意见的。刚刚你的工作室一个叫张妍的打给我,我已经给她也报价了,她没告诉你吗?”方柏林平静地看着眼前这个素有娱乐圈毒舌之称的美女。

“哼”徐石把头扭过一边,随即一指对面高岗“那高先生为什么只收150块,这公平吗?”

成都市第五人民医院怎么样
丹江口市第一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医院贵州哪家好
云南治疗龟头炎方法
西安治疗盆腔炎医院
本文标签: